_Ayatsuki

你是深蓝色的
你的微笑
像大海深处
无声的波澜

回到顶部

情人知己

新的挑战。明白了一个道理:第一人称才是ooc的根本原因。


为什么又发(kai)疯(keng)?可能因为有关异性间是否存在纯粹友谊这个话题我有不重要废话要港。






*难怪曾说出不能成为知己的

 怎么可能相恋



【part one】


当我回过神时,才发觉自己并没有听错,眼前的主持人方才确是提到了JJ这个名字。
似乎是察觉到我表情里的脱节,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又问了一遍。


那你第一次来红馆开唱,有没有向老友林俊杰取经?或者他有没有给你点建议?……他应该会来看吧?


我知道工作时应该全心全意地专注,入行十多年虽称不上拼命三郎,但起码的敬业爱岗我还是达标的。要说刚才短暂的走神是因为什么,我大概只能推脱给这新鲜的经历:此刻我在香港一家电台做即时访谈。目的一面是给自己刚发行的新专辑打歌,另一面也是为下个月的香港开唱做点宣传。


电台宣传的主意是公司外宣想出来的企划。顾虑到我面对镜头不自觉就会绷起来的脸,为免在人生地不熟的香港电视节目上给观众留下臭脸的印象,因此退而求其次让我上本土电台,避开视觉压力,效果应该会好很多。


但他们显然是高估了我的白话水平。


其实没有那么糟,起码听与理解完全没问题。但也不见得那么好就是了。
所幸眼前的主持人亲切体贴又善解人意。她叫Ashly,我甫一进门的时候,她便笑盈盈地走过来同我握手。


她个头颇高,身量修长,仪态甚佳。白衬衫配卡其长裤,最关键是只着双舒适平底鞋。年纪似乎要比我稍大些,总要在35左右。方才来电台前我了解到她还未婚。但想必恋情甜蜜如意,否则也不会见她在播歌对稿间隙嘴角噙着笑回了几次手机简讯。


她该是相当老派的人。得出这样的结论并不是因为我嫌她年纪大或笑她迂,实则也只有老派的人才得最起码的体面与温存——体谅我的走神,甚至好心解围,当我是语言障碍。也只有老派的人不用花样繁多的社交软件——现代人的交流还有几人不怕费事地发简讯,愿意玩文字游戏?所谓长信不如短讯,而短讯如今也是“惜墨抵笺金”,鸿雁传情的浪漫现代人不屑。


最后,已经很久没有人同我握过手了,在社交场合的招呼上。她的手干燥而温暖,递过来的时候我闻到她用的香水,巴黎小姐。这倒令我意外。


有人对我说过,香水是灵魂的反映。酷肖我读过的小说里女主角的Ashly,并不像会用如此流俗的香氛的女人。但不得不说的是,在此刻接近午夜的时点,这灯光昏暗而逼仄的空间里,是她身上散发的甜蜜而柔软的香水味给了我莫名的亲昵和抚慰,缓解了我稍显紧张的情绪。


我有捭票给佢,叫佢同朋友来睇咯,但唔知佢得唔得空。


我的粤语始终说得不好。但Ashly对我这番努力显然受用至极。她对我笑笑,表情里带点意外。接着将对话围绕着我的新歌继续下去,并不过分在无意义的细节上追究。


她果然是老派的人,或者说她果然是老派的媒体人,懂得最基本的礼貌和职业操守——我的意思是,一般而言,当话题兜转到JJ或者林俊杰三个字时,现如今的同行总不可避免地要将提问朝着莫须有的桃色绯闻方向行进。


他们一直都很关心我的感情。但是他们的好奇显然用错了地方,——或者说关注错了对象。起码我同林俊杰的关系一直以来真的只是Ashly所用到的那个词定义的一般。


他是我的老友。


虽然算起来上次同他联系大概总在半年前了。这般疏于联络,是否还算得严格意义上的老友?


录完电台节目时间刚过凌晨。我回复完助理发来的消息,抬头便对上Ashly含笑的眉眼。她邀我去吃宵夜。看着窗外依旧被斑斓霓虹妆点的夜色,出乎意料地我点头应了邀。走到楼下时我给助理打了电话报备这突然的插曲,Ashly已经拦好了计程车等在一边。挂完电话后我们便上了车。


她带我去的地方并不远,距离电台大楼坐车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午夜的时辰街衢都显得有些冷清。


在缓慢行驶的计程车上远远便看到一家叫做陈记的茶餐厅,惨亮的白炽灯光将茶餐厅照得里外通透。进门后我们在靠近门口的一张桌子旁坐下。Ashly想来是熟客,同老板热络地招呼着。虽说已经凌晨,茶餐厅里间仍有搓麻将的声音传来。我视线朝后看了看,只够得着半长门帘下趿着人字拖的几条腿。


都是些附近的叔伯晚上在这里打发时间,早早回去家里也只得他们自己一个。想好要吃什么了吗?


听到Ashly问话我回头看向她,奇怪的是刚刚她的国语标准得不像话。最后她替我要了杯丝袜奶茶,自己要了冻柠水,外加两份菠萝包。我嫌不够又要了份艇仔粥。她惊讶地瞪大眼睛取笑我,喂还要食粥你是根本不怕隔天水肿?我摆摆手回她已经破戒吃宵夜索性堕落彻底,畏首畏尾岂非口福也没享到就只平白担心热量了。



你果真和报纸上写的不一样。末了她倒是下了这么一句结论。


我捏着陶瓷调羹慢条斯理地安静喝粥。粥的味道极好,远比我在台湾吃过的茶餐厅的艇仔粥口感美味得多。Ashly坐我对面,也在安静地将菠萝包撕成小块递进嘴里。她的咀嚼吞咽动静都很小,吃相看着颇为优雅。


等到我再听到她开口时,她已经食毕那份菠萝包,用纸巾擦干净嘴角了。



“味道如何?”她问我。我点点头边竖起拇指,算是回话。



“看你吃东西,会让人有满足感。而且你吃相很好。”



喝完碗里最后一口粥,我放下调羹。擦完嘴角才对她方才的话表态:“满足感还是要东西够好吃,不然我根本扮不来。至于吃相,多亏小时候妈妈严于管教。”说完我朝她做了鬼脸,对此她忍俊不禁。



“年轻女孩子里很少见到你这样的了。”她的口吻似足我外婆,甚至有些老气横秋。这下换我啼笑皆非。



“年轻女孩子?廿九岁生日刚过不到两月,这个年纪还能算得上年轻女孩子吗?况且,你看样子也不过虚长我三岁最多。”



她倒是对我伶牙俐齿的回应毫不计较,怔了一刹突然放声笑开,倒像我的话显得十分可笑。



"我已经四十了小妹妹。”看着我听完她这话后一脸真挚的诧异,她才明白我的震惊绝非演技所为。



“我以为你最多三十五。”



“这话我就当赞美了。”



“所以刚为什么要在电台上装国语很蹩脚?”



“当我体谅初来乍到闯港的可爱小妹妹好不好?国语要是也说得那么溜,难保杀了你的心气儿。何况你坚持在节目上说白话,足够精诚所至感动我了。”她说完这话朝我不无促狭地䀹了䀹眼,神态作为实在让我难以相信她已经四十岁了。



女人的年轻可爱,并不见得都同年龄挂钩。像Ashly这般,我觉得才是真正的年轻可爱。




“那么你那会儿怎么突然走神?台里跟我说你要来上节目,我所了解到的资料是你一贯都十分专心投入工作的。”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咯,大概是业内把我写得太好了吧。”我笑着同Ashly打着哈哈。她见我无意坦白也不追究。这当儿她的手机响了,提示有新简讯的声音。想来是她恋人的讯息。等她回复完简讯我问要不要就此分手,她倒是回我不急。



“不着急吗?你男朋友应该比较着急吧。”


“点知係男朋友?”


“难道唔係?”



对话这样子进展,连我也觉得自己这般实在有些讨厌了,但Ashly倒是大人有大量,毫不介意地笑笑,像是对这一回合的聊天认了输,默认我的判断确属事实。


之后两人间是一小会儿的沉默,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我后知后觉地心下有点抱歉,想要再开个话头却苦于聊什么好,想了半天打算客套地感谢她今天的招待——电台上的或是收工后的这顿宵夜,她却突然扭过方才一直盯着茶餐厅里间观望的脑袋,瞳仁闪亮地咬住我猝不及防的眼睛。


她的瞳孔漆黑,眼角略微上挑,是个标准的凤眼。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但隐约里我觉得这清白的眼神里暗藏了玄机,隐匿着深不可测的狡黠。



“其实之前在节目上我就想问你了,你跟林俊杰真的一直都只是朋友吗?”


Ashly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实在令我始料未及。一时间不知所措的我反倒失笑出声。

“这个问题很好笑?”


“抱歉我不是有意冒犯。只是之前在节目上我对你没有跟着例行追问这类问题心存感激,觉得你果然不是庸常俗辈。”听完我的回答,这次换她失声笑开。


“觉得被辜负,看走眼?”


“倒不是。毕竟你在节目上还是没问,已经很放过我了。”


“八卦要看场合。我跟一般俗人并无二致,或者也跟一般市井民众一样,睇早报首看娱乐版。”


“但做你这行少见的是你这般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够善心了。”


“有没有打心眼里为这类问题大动肝火过?”


“如果说有,会得赐我免答金牌吗?”



见我又是这样子跟她来回兜转,Ashly仍旧保持礼貌的微笑看着我。她修养气度真非常人。事已至此我还能怎么办,再避讳下去就是不识抬举了。




“大动肝火倒犯不上。不过还是会觉得莫名其妙。你知我同他一直以来都是各自有伴。其实我也搞不清什么时候什么契机两个人之间开始传绯闻。再者,同他认识这么久,如果说能够友达以上早就走到一起了,事实上就是没有啊,一直都是朋友而已。”



“那或者可说是不够凑巧,你说各自一直都有伴,那如果某天彼此恰好都得空窗,你会同他尝试相恋吗?”


“这类假设问题毫无意义。”



Ashly却对如此回答的我展露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那笑容让我稍感不快——那有些自以为是,又含着宽容的理解的笑容。倒像她看穿了什么却好心地配合我隐瞒下去,她体谅我的谎言而不是揭穿。心头陡然涌生的不快使我一时头脑发热,忍不住发难:“怎么,你觉得我在避重就轻?”


她未置可否,却拈起眼前杯子里的吸管,一下一下不经意地搅动着杯子里的饮料,忽而又问道:“你们认识十多年,却一直没有走到一起,是少了年轻人惯来最为看中的感觉吗?怎么说来着,不来电?”


“或许吧。”忽然间我对这样的问题感到厌倦,因而回应的口吻便有些敷衍的心不在焉。“何况一直都是做朋友,要是能够走上友情之外的岔路,早就从知己脱胎成情人了。而且恋人多半要分手,但友谊却可天长地久。”


听到这里她垂着头似若有所思,双手抵着下巴默默点了点头。再对上我的眼神时便说时间不早了要送我回酒店。我婉拒了她的好意,只说方才已经把地址发给助理了,这会儿她该已经动身出发,在来接我的路上了。Ashly没有坚持,便起身陪我等在茶餐厅门口。


助理的车不一会儿就找到了地方,恰好Ashly也等来了男友接她的车子。她临别前对我说:“Hebe你很特别,认识你很高兴。这个夜晚我过得很愉快。关于刚刚那个话题你说得不无道理,但你有没有想过,恋人如不先做知己,又如何做得情人?”


看着Ashly走远后还转身同我笑着挥了挥手才钻进车厢,我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挥手回应她的道别。至于她话里的道理我无暇揣摩,或者说并未放在心上。上车之后不久我便在后座上睡着了。好在那晚凌晨回台北的飞机也晚了钟点,因而没有错过班机。我在凌晨深夜的飞机上酣沉地睡了一觉,醒来时透过机窗看到的是刚泛了鱼肚白的天色。


清晨的台北,我们完美无误地照了面。

回到小区的时候时间刚过七点。经过物业时,安保大叔们正在交班。我走过物业门口不到两步,常帮我收件的许伯叫住我说有我的包裹。


因为一直没见我回家,他好心地帮我保管了几日。我的精神仍有些欠佳,没办法,这一夜的睡眠被肢解成几段,精神想来也觉得休息得不够痛快。迷迷瞪瞪地接过许伯递来的包裹并跟他道了谢后,我才继续梦游般朝家走。


回到家首先是撑着最后一点体力洗了澡,没办法,洁癖如我根本无法不洗澡就扑向床。好在洗完澡精神也好了一些,因而喝水的空当里我才发觉刚才一直没有留意的包裹居然还是从国外寄来的。


包裹上没有注明寄件人的信息,但既然寄了家里的地址,那么只能是我亲近的家人或朋友。因而即便满腹狐疑,我却没有对这可疑包裹的安全性产生怀疑。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的确是朋友寄来的包裹。事实证明寄包裹的人保持神秘也是对的,注明信息对彼此来说都是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他绝无必要多此一举地亮明他的身份,——除了他还有谁会不厌其烦地给我寄想看的影碟,想读的英文原版书,想要的限量版小叮当和超级玛丽的公仔,以及,我用了十多年从来不曾换过的安霓古特的香水。


包裹里还有一张postcard,正面是卑尔根的黄昏景象。这个我曾戏谑地称为世界上最悲伤的城市,是拓印在纸间也不减丝毫魅力。背面是熟悉的字迹,他的中文笔迹一贯不好看,但他总执意用中文给我写字。也还是那些朴素到极致的朋友间的只言片语,这次是“注意休息,工作顺利。卑尔根的悲伤也美得无以复加。”


落款是Wayne。当然,他更被外界所熟知的身份是JJ或者林俊杰。
但他始终是我的朋友Wayne。


包裹里的东西是他行遍各地的足迹,双手摩挲过这些琳琅的礼物,我像是坐上了一千零一夜里那张神奇的飞毯,也跟着Wayne的脚步环游了一遭。


躺在床上进入梦乡前我将postcard看了一遍又一遍。是心心念念吗,熟睡前我总觉得像听到了卑尔根落雨的声音,稍一吸口气,闻到的也是雨水夹杂海水的气息,像眼泪一般咸涩。


但总会有机会的,卑尔根的悲伤,它总会有机会被我亲自探明。

再一次恢复神智时,是隔天的清早。


这将近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里,我的睡眠并不持续且不被打扰,起码我依稀记得昨天的傍晚接到了助理打来的电话,大概她打来是为了跟我对接下来的行程。然而遗憾的是,迷糊间我举着手机匆匆去厨房喝了杯水,接着便又睡倒在了沙发上。徒留扔在一边还未挂机的手机里毫不知情的助理一个人兀自交代着工作。


回忆到这我大概明白了这一清早空气里为何响着坚持不懈的门铃声,恐怕是助理登门来讨伐我或者确认我的死活。来不及摆一个厌恶到极致的表情,我拖着疲沓的脚步慢悠悠地走去开门。


“来了啦廖慧呈你不要再按了是要把门铃按爆吗很吵欸!”



“廖慧呈这一大清早你这么按门铃吵死人欸,会坏我在邻里间的声誉好不好!”虽说我不情愿地开了门,但眼皮却没舍得张开给助理。甚至恶意且幼稚地将一肚子的起床气撒向门口的人。


只是我没料到的是,扰我清梦的压根就不是我的助理。


“喔,看起来很健康。那我可以打电话跟小廖报备你的安全了。至于会不会坏了你在邻里间的声誉我不知道,朋友间的信誉你还要不要保持?电台上不是说给了我票看演唱会,我的票呢田馥甄?”


熟悉却意外的嗓音在耳边响起,被惊得张开双眼的我,眼前便是半年未曾碰面的林俊杰。


他的周身围绕着一层叫我陌生的气息,但很快它们却像缭绕的淡淡的薄雾般灰飞烟灭地散了去。当我看到他对着一脸懵懂而茫然的我笑出久违的酒窝时,那陌生的气息便识趣地离场,将那个不会令我设防,叫我熟悉的林俊杰还给了我。


在他那里我是田馥甄,而于我而言他是Wayne。


——TBC——

母鸡有无HK睇文的朋友,如果我的白话错误百出,请勿取笑。


做太太有三要素:

一,皮要够厚(敢于直面挖过的坑


二,眼要够瞎(敢于无视催文的留言


三,脑洞要够多(当然也要付诸实际,这年头没个十个八个的坑(……)好意思行走江湖么。


好了,以上是我在放屁,你们请无视,也请放下手里四十米四百米不等长的大刀。


我可以保证挖过的坑都会填上的。你们就给给老人家一点❤️和留言吧,多谢。


评论(15)
热度(32)
©_Aya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