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yatsuki

你是深蓝色的
你的微笑
像大海深处
无声的波澜

回到顶部

独钟

深夜的度娘不可捉摸。【


chapter 04 Much Ado about Nothing


似乎认真追究起来,也并不能还原出清晰的时间线,定格某一个时刻——田馥甄成长至现如今这番模样。而人的面目好像也如同地理迁移一般:板块运动、洋流迁徙;泥沙堆积了浅滩,清风雕琢了山麓。天翻地覆都更迭在潜默的悄然中,陡变来得悄无声息似从天而降。只在略微一收神一定睛间,才有机可乘地恍然于眼前这一番光景,熟悉又陌生,惶然又安然——换了头脸如换了天地。但总归不是一朝一夕间就可速成。


而心性的演变历程真要比喻的话又难免犯难——究竟是形同动物生理机制主导新陈代谢的蜕皮,还是更酷似来日方长里韬光养晦的各色人格豢养,为了求全精准总有些忐忑,最终不免拿不定主意。自然田馥甄是没有肢解自我这样一味乐趣,但喜爱她的众生总乐此不疲于钻研他们究竟为田馥甄的哪里而倾倒。在这一点上虚心热心严谨如他们,言之凿凿铁齿田馥甄心性陡转的同时更发挥了极致的求学精神:不仅要知道是什么,更要了解为什么。誓要刨根问底,一探究竟。诸般说辞感悟让资深网民田馥甄网络里微服私巡撞见时既啼笑皆非又无可奈何,也常常沦落枯坐在家里的沙发上青灯常伴,思考自我。


诚然粉丝这番“田馥甄变了”的论调是有理有据的。田馥甄虽不是网络里的弄潮好手,但终归论得上是个潜水老手。体察民情后的田馥甄可以断言粉丝的论点都建立在有理有据绝非凭空杜撰的论据上。而随着他们一道溯回总结的田馥甄也着实有幸跟着观摩观瞻了一部自己的编年史。甚至回顾完,田馥甄也要认同他们的说法:本身无形的自我被两条鲜明的河流割据,虽说最终殊途同归,可泾渭分明的起因着实让人求知若渴。


早年委身在Hebe名讳下的田馥甄,心安理得做团体队伍里闲着偷乐的安静背景。帮着姐妹在扎堆蜂拥来的长枪短炮、大小话筒里默默做个支架或者提词器一般的道具。但骨子里的我行我素总克制不住性格里的语不惊人死不休。面对来者不善的挖苦甚或挑衅,时常是仗义执言般冷不丁回呛。被公司无奈提点了几回却只学会在记者面前沉默却伴着臭脸的妥协——相形起来,倒教人宁可她遵循从前一贯刀光剑影剑拔弩张的回应传统。


当然本质上的田馥甄绝非不可一世,谢绝攀谈。翻翻她早年参加过的各种综艺节目,也屡屡见得她滔滔不绝自己的情史,像是当了艺人数载也还没学会艺人根本的自觉——诸如此类的问题万无一失的做法不外乎是真假半掺,虚实结合地回应。她的态度却十足十的诚意满满,推心置腹知无不言。于是这样的魅力被总结提炼为率真坦诚,爱憎分明——吃这一碗饭尤显得弥足珍贵的性格特质。撇开团体里并未表露无遗的精湛歌唱实力,早先田馥甄颠倒众生的能耐总难逃性格的干系——为人性僻终归无碍,快人快语反倒最是难能可贵。艺人们最爱雾里看花,虚与委蛇,田馥甄这个异类的心直口快却似一汪清流,出淤泥而不染般冰清玉洁。


但三人并肩相携的坦途终究行至分岔口,其后单枪匹马行走江湖的田馥甄好歹学得了一些收敛。可终归本性难移,真正学了些皮毛的超然物外也堪堪于近年而已。粉丝陡然察觉时便大呼小叫口口相传:田馥甄何时成了息事宁人做派,田馥甄面对明枪暗箭怎么能偃旗息鼓沉默不言呢?好像寻常人眼里的田馥甄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江洋大盗,平素最喜无事生非。


或许世人这样的错觉归根结蒂仍是自己一手造成——田馥甄高估己身的草莽性情,容得下各色人马的流言蜚语。过往种种同记者的短兵交接都被演义成女侠风范。


彼时的田馥甄自然是没能参透不是所有的恶意与不善都要迎面回击。真正的不屑是沉默的,连眼珠子也勿须转过去。而那些花样百出的恶意伤害里,甚嚣尘上的同性传闻如今看来倒有些咎由自取。田馥甄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挣一席之地,见记者多过见家人。深谙这些牛鬼蛇神行的是无中生有捕风捉影的勾当,却仍旧因为一时不甘心的气血上涌反唇相讥,偏不信自己最浅白的嘲讽真的会被他们顺势收下将计就计,编派成另一番花样的说辞,舆论收效堪比平地一声惊雷。而直至被铺天盖地煞有介事的此类报道伤筋挫骨,田馥甄才顿悟自己愚不可及:同记者意气之争算得上好汉么,她需要做穆桂英挂个帅统领三军吗。为什么同行对于各样的无稽之谈都能好言否认田馥甄就学不会呢?她究竟是高估自己哪里比别人更抗打更不知疼呢?明明就怀着一颗比谁都更缺乏安全感的脆弱敏感的心,却做足了打落牙齿和血吞的英勇姿态——明明身先士卒就义了也不会有人追封她作烈士。


事已至此后修为上才有所进展。人不能总记吃不记打,田馥甄终归凡胎肉眼,即便专辑推出了几张,行内的褒奖几年里也层出不穷的翻新:文艺女青年,遗世独立的歌姬。虽说无福消受,但到底却之不恭。


她不特别,她食人间烟火,远非九天玄女或变形金刚——百毒不侵刀枪不入。


事实上她怕疼,很怕很怕。


原先的恣意潇洒也终究修炼成现如今的规行矩步。虽说活在镜头下才是生活常态,但这些年却一门心思钻研隐身术。无通告的工余日子专心养废,一旦打定心意不作各种报备便形同人间蒸发,全然不管无数面电脑屏幕后那些渴急了等着她攀上无形蛛网作互动的陌生A君B君。不沉迷于社交——虚拟的也好,三次元的也罢。工作上也抵触甚至畏惧于做访谈自我解剖,她实际上并不懂那些全然素昧平生的甲乙丙丁为何要那么较真于田馥甄其人究竟如何,明明她玩笑口吻真心吐露过听自己的歌已然足够。


但如何拒绝得了呢,何况都是口口声声的炙热的爱。田馥甄该对这些爱有个交代的。好在她终于有了大肚宽心,能够和颜悦色地拿捏着恰如其分的口吻应对不怀好意的采访说辞,真心夹杂假意,比例估摸得刚刚好。也算拔高了外人眼里的情商值了。这一套路数虽说远没有万能到万无一失,至少也是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实在法子。那么田馥甄的性格解析至此,是不是就此可以定论她确实是脱胎换骨了?


可倘若真要坦白从宽,恐怕田馥甄情愿老实说一句:以上皆非。要说她脱胎换骨,田馥甄却总不忍从前的自己就此被谋杀——本性总是难移的。但说辞要被冠冕成理所当然循序渐进,一如寒暑递变的自然规律的“成长”、“成熟”,田馥甄也不免心有不甘。


事实上,她情愿“田馥甄”不要被别人复杂,无论托词是赞美讴歌还是诋毁辱骂。


她宁可别人信服这套说法:田馥甄的心性一如农历指引下月亮的变化。从前被看破的田馥甄,现如今再看便是迥异也不足为奇。天体轨道上星体的周转打乱光的分布,因此田馥甄也像月亮般有了阴晴圆缺的各异姿态。


向阳的田馥甄默默提着裙裾谢了幕,像一枚书签收进了珍爱的诗集里。转身远去后留下寂寥空旷的舞台,留给或者说更成熟,更理性,更克制,更安分守己的后来者——现如今的田馥甄。


她不需要太多的光,一眼就够了;她耽溺自我,迷恋己身,青睐都攒给自己;她只打算好好爱自己并美其名曰独善其身。


人们或许都想问她偶尔会否怀念那个被束之高阁的从前的田馥甄——绝佳的提问。应该是有的。当田馥甄坐落一档子音乐节目里点拨别人的演唱技巧,评判别人的唱腔时,面对着那一张张停留在二十代初期的年轻脸庞,总是不免要恍惚一些。


目前节目的录制进度停留在第三次碰头上。秋天也走过了一大半。杭州这个城市的气候也像是端坐在她周围其他同僚的脾性一般,逐渐被她摸出了门道。可毫无预料的是对自己的把控却渐渐有些脱轨。


诚然田馥甄是明白座位那头的男人是唱作俱佳的天王。对方微博上几千万的粉丝数也足够田馥甄咋着舌表达一下感叹。只是几期录制下来,田馥甄面对着几次三番的名为比武实则招亲的追星行径也不禁哭笑不得。


还真是该死的人气啊。

田馥甄承认她这句腹诽口吻莫名其妙,缘由也莫名其妙。习惯自省的田馥甄依旧不放过自己要求个明白,好像不检视完全就买不到心安理得。


推敲起来也许是触景生情。面对那些青春洋溢的脸,那一双双甚至还不谙世事的眸子,它们教田馥甄怀念几近妒忌。所以她几次录制里的点评也不免出入着关键词为青春、年轻的感怀:十八岁的年纪,初生牛犊般朝气而无所畏惧的唱腔,近乎挑衅的自信。甚或是那些面对偶像,直言不讳爱慕的勇敢行径,也会让田馥甄有些异样的隐忍的情绪五内翻涌。


令田馥甄心惊的是,那滋味分析后却像是被冒犯般忿忿的不快。


对比的话,记忆里那个只是偶像打眼前走过就哭得不能自已吓坏旁人的田馥甄,她走得太远太远了,回忆时陌生得像是同栋的楼上住户。田馥甄或许该宽慰自己,三十好几的大龄独身女青年总不能从头作脑残粉。


可置身每一次录制现场的椅子上时,田馥甄感受那些穿透身体的炙热而炽烈的视线,那些扯着喉咙旁若无人的呼唤,得了回应后变本加厉要掀开屋顶的尖叫——让她尖着舌细细品味后辨明的分明是这样的情绪:或许其中数目相当可观的一部分人,她们的情感早就不能被肤浅地概括为粉丝对偶像的仰慕性质。她们让田馥甄维持着面上面具般得体的笑容时神思早就出走换了立场扣问自己。


这些青春的面容,这些喧嚣的心跳,她们抛却矜持的疯狂告白怎么能一概而论为只是追星呢?世界上有田馥甄这样子年轻时候给木村拓哉花大笔大笔钱只买内心满足的本分粉丝,也就有出格的粉丝——怀揣着更升华一层的情感:她们谈论着放在心尖上的熟悉陌生人时,从来不是用我的偶像我的本命这样的开头。她们固执地称这个熟悉的陌生人为喜欢的人。她们的感情涨得那么满,像熟得太透太透的果子,甘心为这份喜欢等得破裂。相形之下,田馥甄唤木村拓哉的那一声“老公”就太有口无心了。纵然在这位老公亲临台湾时想着彼此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仍不免微微心悸。


但也仅止于此了。





我好喜欢好喜欢你的。


刚刚迈进大学的年纪,人生这本书兴许才揭至目录这一页。兜着一腔最真挚的羞怯鼓着劲儿演说了最青涩直白的告白。从这样一个惹得所有导师忍俊不禁,频频爆笑的可爱的女孩子口中倾吐而出。


她是这样一心一意,情真意切地喜欢那个男人。

或许她们都是,都要,都会。



于是田馥甄的身体里哪一个开关就此被按下,啪——清脆的一声,于是久违了,大家都见到了那个懂调侃会玩爱闹熟人面前才得现真身的田馥甄。按理说,她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嘈杂而众目睽睽的场合里——现如今的田馥甄理所应当不会容许。


现如今这个对调侃分寸的拿捏而苦恼的田馥甄,丧失开玩笑的信心,也没有主动倾诉的热情。即便有着自己的看法,却更害怕无心之语伤人无形,索性一劳永逸,万不得已她不主动搭话。言多必失是这些年的血泪教训,至于掏心掏肺,还是可免则免——此刻却放任了最本真的自我,任由她大剌剌一句“因为她情人在对面啊”赢得满场喝彩。


瞧瞧这个语惊四座的田馥甄,合着众人的节奏,打趣完也挂着同旁人如出一辙的得逞的坏笑。好像她的身份——一个被当事人长年心仪的对象,才是能够将暧昧最大化渲染的最佳人选。



所以怎么说都好——田馥甄的恻隐也好,田馥甄的调皮本性作祟也罢——都可以被分析为怂恿她一鸣惊人的始作俑者。而设想始终不应该朝着另外一条路探进。纵然彼时在场的诸位都明白田馥甄的行事风格一贯是低调,即便心有狐疑也照单全收田馥甄为了节目效果而制造的无伤大雅的小风波,自然是不会将这份不甘哑口曲解成无事生非。


可田馥甄自己却临阵倒戈心有惶惶,她想知道的是对于林俊杰的调侃是否真的仅仅是骨子里的“杀熟”习性发作,还是她不甘在一片关于这个人沸反盈天的喧嚣里就此沉沦为平庸的背景之一。按理说这样一个风口浪尖,如果真的如旁人所作的一贯的假设——田馥甄对林俊杰全无感觉甚至唯恐避之不及,那么此刻这样堂而皇之的气焰嚣张,缘由究竟该落在哪里?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醉心在迷妹和偶像周遭那圈粉红气场之中,田馥甄陡然的惊人发言究竟是火上浇油的推进,还是釜底抽薪的决绝?


这句打趣落得实在恰到好处,像是不满足于双人剧目太过单调,因此体贴地擅作主张,无形中挤进了只在两个人彼此来往的戏剧冲突中,好心地提升原有的戏剧张力。


犹如敲了一口钟磬,在绝佳的时机,提醒了看客还有田馥甄这样一个存在——如此另辟蹊径的设想有了微妙的容身之处。可这样子留有一个鲜明的话柄,俨然不是田馥甄平素明哲保身的行事风格。即便后来她的挑战曲目是同以往风格大相径庭的《痒》,田馥甄都未能纵浪到底突破极限——仅仅聪慧地借力打力,靠舞美和灯光助自己一臂之力,倒似未战先降,笃信自己决做不到尺度突破,可半场前的她还自作聪明地放飞自我,难得来一次真性流露,游刃有余把玩着气氛。稍后迎战时却像先前的电力耗尽,疲于转换,于是又踏进自己筑造的窄窄一方安全领域,束手束脚老老实实。好在收获的点评也都捧场至极,虽然田馥甄自觉自己的演绎只不过四平八稳,规规矩矩。



其后的出格又本着惜才的心理给了那位可爱的挑战对手。大概是有所偏爱的,不然田馥甄也无法给个名正言顺的说法,关于她为何凑趣似地敲了敲对方的脑袋,还是在置身众多看客焦点之下的场合里,放下身段似邻家姐姐,得知对方挑战成功后显得似比本人还要欣喜兴奋。若说这溢于言表的喜爱只是为了颜面上的博回一成——好歹她也是有情切的迷弟粉丝——岂能让林俊杰拔了人气评选的头筹,也终归说得过去。


那份浅浅的心有不甘像味蕾初探到话梅糖的酸,待神经适应了这份口感,也就不再有突兀的抵触情绪——所以不妨都推脱给人气。田馥甄功利心这样子重的一个人,着实眼红林俊杰绝非浪得虚名的天王身份。只是这个舞台上一直被表白,从未被超越的天王今次的录制里倒颇有些兴味索然意兴阑珊。当然田馥甄是没有要为他情绪里的恹恹背锅的自觉,倒情愿是自己多心。



至于林俊杰是否真的介怀面目清秀不走寻常路的选手踢馆成功,撩妹成功,收买人心甚至拐卖自己的粉丝得手,似乎又并非如此。虽然录制结束之后粉丝确有在SNS上心有戚戚地心疼,矢口否认变心说辞,反倒多情地心酸偶像这般在乎她们,心绪酝酿一番之后就成了矢志不渝的绝不脱饭言论,好一群一片丹心。但如若真的是心有芥蒂田馥甄对粉丝的互动和偏爱,自己落得个吃醋说法,实在是凭白让林俊杰受了委屈——他也不见得一直这般小家子气的。


田馥甄今晚的非比寻常让林俊杰满腹狐疑,但终究没想过深究到底。只开脱成她心情颇佳,所以在场诸位也都有幸观瞻了田馥甄顽童心性的变脸绝技,对比身边陈羽凡大开眼界的惊呼,林俊杰的开怀大笑反倒不像是因为田馥甄而是因为陈羽凡的“少见多怪”。相较而言,他是不陌生这样子的田馥甄。


很难想象十几年出道经历加持,也仍旧没能磨去他性格里那一点现如今这个年纪上似乎不合时宜的害羞——面对粉丝坦然的我喜欢你,倒脱口一句你这样我害羞了。配合着低头的赧然,所言不虚。而这次端坐冷板凳的自己却好像因此又大放光彩,丝毫没有被抢去半点风头。与其说计较田馥甄的帮腔调侃,林俊杰全然没想过自作多情大惊小怪,如若说田馥甄率先打趣自己,那也一定是因为刚好有机可乘,老朋友开的玩笑不至于上纲上线追根究底,这样子气氛的调节如若能教先前水土不服的田馥甄渐入佳境,未免不是功德一件——好像林俊杰现如今学得的分寸就是不要倒贴,所以田馥甄“一痒完毕”,整理发言的林俊杰哑口无言,在其他老师唯恐天下不乱的调侃声中偏偏打落了他们的期盼,失笑之后的结论只言简意赅成了直接却不免有些敷衍的好性感——无论如何观摩说完这话的那副脸容也探不到表情里半点可供玩味的蛛丝马迹。


是个真诚的评判,可看来却更近乎于最普通的粉丝心声,双手的拇指摆出了肯定——如同她曾慷慨给予过自己的一般。只有这样了。像是情绪的雷达敏锐地知觉有多少人等着看林俊杰同田馥甄渐进的好戏,情节似乎应该循序渐进仿似连续剧里开始心猿意马的男女主角,可林俊杰教所有人扑了空,率先捻灭了那一星暧昧之火。


当然林俊杰的点到为止免不了被粉丝消化成偶像顾念她们的体贴。大剌剌在工作场合尤其是粉丝围观的境地里同心仪的女明星打情骂俏,这自然不是林俊杰素来的绅士做派。感恩如他,大抵也真的听信这些年里不绝于耳的守身如玉言论。相较而言,恣睢而我行我素的田馥甄简直形同过河拆桥的白眼狼。



半真半假地调侃着这位长相合乎时下审美趋势的创作型鲜肉时,林俊杰内心不免自嘲:两相对比下自己真是输得颇惨,论颜值他比不上,论年纪的话他也是腊肉款的。是否是抱着这样的心性让林俊杰玩心大起,竟开起了自己粉丝的玩笑。诚如他先前在节目里袖着手的自白,小时候真的因为长得不好看而被母亲怀疑过究竟是不是亲生。也听闻这样一句话,这个世界或许真的有人不爱钱,但不会有人不爱美。自觉视觉动物的林俊杰是绝对能理解凡俗的爱美之心,毕竟他也喜欢长得好看的一切。因而居心叵测地污蔑粉丝情变,光明正大扮起了受害者的形象。眼见着她们情急而又百口莫辩才察觉玩得有些过火,事后录制结束时又讨好似地给足了福利——打一巴掌给颗枣,这样的把戏也被林俊杰演练得风生水起。比诸以往的双方互动,今时倒不同于往日。


但总之有惊无险,这样一番试炼的后果得出的结论是自己的教众情比金坚,让林俊杰感动得像能为了粉丝而孤独终老。毕竟这群人常言于己的都是一辈子的喜爱钟情,真真互相守护大抵也不会寂寞罢?




拖着心不在焉的步子若有所思,看着陆续退场的粉丝林俊杰偶尔也回应她们的挥手告别。像落了潮之后终于凸显的礁,导致低压情绪的真正缘由此刻终于得以露面。脑海里过的是之前节目录制里的夫妻档。这样的模式在这个节目里也不是初见了。但似乎碰面一次就教林俊杰艳羡一番。曾经他确实认为自己并不在意终身伴侣是圈内人或者圈外人,同行或者非同行,择取的考量因素举足轻重的应该只一个“爱”罢了。但随着年岁的递叠,多年感情经历的演变,林俊杰似乎可以承认他的内心或许在更早更早的以前就有这样一幅图景,描绘的是最简单的琴瑟和鸣的圆满画面——就像他的父亲与母亲一般。这样志同道合齐心协力的高山流水,才是他关于爱情最完美的设想和追求。



只是很难吧。不要问他究竟难在哪,总之很难,无论哪一点都难。



想到这时林俊杰几乎是嘴角噙着一抹苦笑垂首往后台走,脚程行至光线昏暗的走廊时却陡然察觉到额上覆下了一层热流。等到意识回神抬首就看见不甚明朗的光线里依旧清亮的漆黑瞳孔,突兀闯入眼帘的田馥甄,像是藉着任意门陡然从别的时空穿梭而来。同眼下六神无主的林俊杰撞个满怀,倒让人疑心她是不是故意要林俊杰脑子里其他心绪都给清干净只装着她,专门装着田馥甄。好比眼下这个瞠着眼望向她的林俊杰。




喂你定型水会不会用太多啊刘海根本吹不动啊,纹丝不动欸。



眼前的田馥甄躬身微曲,指尖停留在林俊杰额前近乎只有一厘的位置上。她的伏击打得相当漂亮,看看林俊杰这茫然的双眼——让她不禁想给自己吹个响亮的口哨以资鼓励。即便平素冷静自持的另一个自我此刻双手叉胸冷眼旁观田馥甄这蹩脚的自导自演,但田馥甄还是勉力维持着这逼仄一隅里明朗过头的自己。直到察觉出对视的林俊杰的双眼愈发深不可测,才在一汪墨一样的黑里后知后觉起来。



起码得给个回应,然而说辞却如鲠在喉。林俊杰身侧渐渐曲紧的双手像偷走了全身所有的力气,所以他才难以鼓舌。只瞳仁攫住了气若游丝的一点,也全部开销在田馥甄的身上。




用那一双瞳孔,专注吸收,然后安心蓄养田馥甄的灵魂。

——TBC——



评论(10)
热度(44)
©_Aya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