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yatsuki

你是深蓝色的
你的微笑
像大海深处
无声的波澜

回到顶部

灵魂伴侣

我爱八点档。日常矫情


*

 情有独钟


车子后座上醒来时车窗外是早已降下的夜幕,车内的暖气烘得本就迷离的意识更不愿拔出那深陷睡意的另一只脚。田馥甄试着睁了睁眼却仍旧掀不动沉重的眼皮,乐得乖乖放弃。只倦倦勉力提起含混的嗓子问了一句几点了,这才得到驾驶座上的男人看向后视镜查看的眼神。 



“醒了?一会儿就到了。要不要再睡一下,到了我叫你。”然而林俊杰的这句却再得不到回应,抬起眼看向后视镜,果然,方才惺忪的人儿此刻已被睡意又拖进了意识的深海。他嘴角浮起浅笑,有些无奈,更不乏心疼。


早上起床时身旁空无一人。昨晚体谅他飞机旅途的林太太早早赶他上床,林俊杰也真应了她预料的困乏,爬进被子没一会儿就意识迷离沉沉睡去,也就没有想到自己成了独守空床。等到酣畅的一觉醒来,半边床整洁而毫无温度,林俊杰的狐疑直到走进书房才得以打消。田馥甄趴在桌子上睡得酣沉,开了一夜的加湿器携手空调浸得空气暖润,林俊杰收复的吐纳里都是田馥甄发间缭绕不散的淡淡香波味。打横抱起田馥甄的时候林俊杰轻蹙了眉,她向来有些浅眠,此刻却睡得像不省人事,是昨晚忙到太晚,还是又忍不住贪杯叫酒精俘虏了全部心智?




车子慢慢打了弯,他们现在是在回新竹的归程中。出发前林俊杰已经贴心地同田家二老提前知会,说是车子会开得慢,大概到新竹不会太早。二老在电话里连连应声,口吻里是对女婿稳重行事风格的满意和放心。这年的最后一天,仍旧是阴雨,好在气温不低。雨下得世界像青梅煮酒,不泼辣利索,倒体味得几分缠绵。离家前抱着田馥甄坐上车后座时她仍旧半梦半醒,任凭处置。倒让林俊杰原先指望见缝插针的“拷问”都无从开口。


这一年他们周游四处,返家后久候多时的是早已积了一堆的工作。林俊杰单打独斗多年,没有田馥甄一纸合约的诸多束缚以及老板晴雨多变的脸色要睇,索性厚颜打算继续潇洒过完这年,新年里再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争取做个来年劳模。倒是田馥甄回到台北后就常常忙到身为丈夫的林俊杰也鲜少被她翻牌子。现如今仔细回顾,好像他们一切都决定得颇为草率——例如两个人现如今仍没有安置成为夫妻后同居的房子。虽然田馥甄本着一切从简的心理自觉林俊杰原本的单身公寓已经完全足够,她随时可以收拾细软行囊入住。而林俊杰对此虽然有异议,但考虑田馥甄说的几个理由——明年一定忙到团团转哪里有美国时间看房子、现在这套完全OK干嘛又要浪费再去置产业——他都找不到反驳的论据。最终只暗暗下了决心,打算再重新装修一次——这点是绝对不会妥协和让步的。


小夫妻的生活,两个人都渐入佳境。早先独居生活中的诸多传统也有幸得以沿袭,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二人不谋而合的共识——绝不擅自干扰妨碍对方的工作,无论打着怎样光明磊落的旗号。所以林俊杰面对安营扎寨在书房的田馥甄,也只能借着投喂的时机旁敲侧击她不要太累,记得好好休息。或许柴米油盐的生活共同走过三年五载,跋扈霸道也会演练至得心应手理所当然。然而此刻他们都是婚姻的见习生,只能老老实实按部就班——给予爱也馈赠理解和尊重,尽善尽美这婚姻的开头,毕竟人们都说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好在田馥甄愈忙得焦头烂额,对林俊杰就愈发依赖得不可收拾。


新竹之行是林俊杰的主意,起初是遭到了田馥甄的反对——我累到根本都不想动啦,现在剩下的力气就只够和你晚上跨年了啦——午饭时对方拖着调子恨恨戳着碗里的饭一口回绝,惹得对座的林俊杰莞尔却还是坚持要回新竹,好声好气地回了一句你不用动啊下了床就我抱你好了嘛。即刻就收到田馥甄砸来的视线,鉴定完自己的表情是满脸诚恳没有玩笑后她才不甘地收声哑口吃饭。林俊杰看她气嘟嘟的样子忍俊不禁,很难想象天字一号孝顺闺女田馥甄也有想罢工阖家欢乐的时候。


反正你就是要我奔波就对了。明天再去也一样嘛。我哥他也回不去啦,怎么也凑不足一家子嘛。你平日不是总惦记二人世界,一身浪漫细胞都无用武之地的委屈,是怎样,我现在给你机会了哦,自己不珍惜——被田馥甄这么亏的林俊杰还是笑眯眯地悠闲吃饭,半晌才正色着说我们结了婚到现在我还没去看爸妈啊。虽然说之前一直在国外没办法,那现在回台北总该第一时间过去吧。林太太你不要害我变不守规矩拐人闺女就跑的无良女婿啊,况且我礼物买了一堆,我是迫不及待要去收买人心了。但漂亮话说得像是投进了沉寂的湖。田馥甄直到吃完饭丢下一句你洗碗我去补眠都没再继续方才的话题,可林俊杰知道媳妇已经做了退让,于是吹着口哨开心地善后。至于田馥甄究竟什么想法,唯一能透露的也只有女婿这个词还真是让她手足无措般羞涩。那就带回去亮个相吧——早晚都要的,虽然从头到脚都看过了早就不新鲜了,但顶着田家女婿头衔登门的林俊杰,还是有些看头的吧——田馥甄是带着这个念头甜甜地迈进了梦乡。


而林俊杰也绝对言而有信——其后动身时田馥甄甫一离开床的势力范围,脚就没有履职尽责——都是林俊杰给抱进车里安顿好。而任凭摆布的睡美人田馥甄偶尔嘤咛哼唧几声,就让林俊杰没出息地打算反悔,恨不得立刻抱回去放她好好睡。好在理智占了上风,到底是硬着心肠开了车上了路。缓缓行使的车速在岳丈夫妇看来是行事稳重,林俊杰倒没想把自己塑造得这么成熟可靠,他不过是考虑到这安稳的行驶也能保障田馥甄睡得安稳罢了。



车子驶进田家院落的时候林俊杰没忍心鸣笛示意。兀自指望着车子的动静能让屋内的人得到信号。好在车子刚熄火,田馥甄也像得了感应一般终于睁开了眼。视线清明后才意识到她是到家了。只是下车开了后车门的林俊杰对着自己虚虚撑着的双臂,好像没能消化自己此刻这要抱的姿势。田馥甄料想自己如果被抱进去肯定要挨老妈一顿教训,只是她现在真的还没完全清醒到可以提脚走路。希望爸妈也相信她的神魂此刻还荡在苏州河上这番解释吧。


果不其然迅速抱着田馥甄进家的林俊杰一脸笑地接收了田家二老始料未及的错愕表情。在二老还未开口前抢先宽了心:田田只是没睡醒,不是不舒服,爸妈不要担心。车上还有点东西,我过去拿。听完这话的田妈果然已经满脸不可置信,嘴里念叨着喔哟田馥甄你也是好意思喔这么大岁数人了还要人抱进来。像是替田馥甄臊得不得了。田爸倒是心情颇佳地拍着放下了女儿的女婿肩膀,跟着一道出门拿车上的东西。而被妈妈这么完全没有收敛的一嗓门揭露,田馥甄再不甘愿也只得硬着头皮睁开眼,脸上却是未闻其声的无辜和事不关己。


吼妈我好想你的你想不想我?身子已经同步腻上去钻了母亲满怀,双臂牢牢困住母亲的肩膊,是打算做足蒙混过关。
只是田馥甄撑着一张笑脸眨巴着眼睛对着母亲发嗲却还是没能笼络住她的视线——早就扎根在大包小包进门的女婿身上了。
喔唷俊杰来就来还买这么多东西,你们小孩子就是这样大手大脚,下次不要这么破费了。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但田馥甄看着笑成三月映山红的母亲,以及她面前笑得傻气的老公,还真的忍不住内心拆台吐槽——妈你这是怪罪埋怨的口吻嘛,皱纹都开成花了。


新年礼物啦爸妈,还有我爸妈让我捎的新加坡的一些特产。应该早点过来看你们的,拖到现在。林俊杰罕见地稳住场面,回应得得体贴心——是田馥甄有些意外的。神思有那么一瞬出走,再回神是被母亲突然点名,对上母亲嫌弃的脸色,田馥甄不消多想就知道自己绝对又是被亏。只是难得的是,这次连挚爱的老爸都嘴角噙着笑袖手旁观,背叛了和自己一贯的同盟协约,看样子是打算看好戏而不打算搭救自己了。


——她喔也真是好意思喔这么大一个人还以为自己抱在手上小朋友嘞,路都不走了要老公抱进门,我都没眼看了。
——是啦是啦我就是要放闪啦,怎样,不可以喔?


腆着脸仰着头的田馥甄是打定主意今天就是要在父母面前这样子厚颜下去,手一伸就牢牢穿进林俊杰的胳膊,缠缚得紧紧实实。仰面闭目的样子都是自得,哪里看得到一点害臊。心里虽然窘得地洞都挖了三尺,面上绝对不露怯。耳边爆发了另外三人的爆笑都绷着表情撑着不笑场,田馥甄觉得自己人生演技大爆发的时刻绝对非此莫属。
眼见着三人都笑得差不多了,才装着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岔开话题撒娇肚子好饿什么时候开饭。意料中母亲又丢给自己一双无奈而故作嫌弃的眼神,田馥甄真想说妈你嘴角笑还没收完呢。




其实这绝非林俊杰第一次来田家。只是家里的两位似乎都意识到今时非同往日,礼数上做足待姑爷之道,分寸又拿捏极之好——热络却足够林俊杰消受。小夫妇二人穿梭在田家大小的角落,一会儿是应厨房掌勺的田妈的呼喊替菜色试味,一会儿又帮着田爸收拾分拆礼物。好容易琳琅菜色满满地蹲踞了整张桌子,一家人这才其乐融融地开始了这一年里最后的晚餐。田馥甄对着一桌子菜不由得咋舌,这样铺张的手笔还是那个向来标榜并教育子女俭朴节约的老妈的持家之道嘛?


——妈你菜做太多了啦,我们四个人哪吃得了这么多哦!话虽如此,筷头却毫不懈怠地开启大快朵颐模式。田馥甄简直吃出了头都抬不了的架势。
——啊俊杰难得来一次嘛。呐俊杰你尝尝杏仁豆腐,甄甄说你喜欢吃这个。可能会没有你妈妈做那么好吃。


满分女婿林俊杰听完这话却是顾不得已经塞得满满当当忙着吞吐无暇发声的嘴巴,照样竖起了两只大拇指,一脸回味无穷,成功逗得岳母大人笑得合不拢嘴。
而田馥甄在埋头享受,间或陪父亲走两杯的间隙里,也会将视线懒懒滑过坐对面的人。好啦,她得承认她此刻还是相当得意的,林俊杰难得双商都稳定在线的样子其实是很容易笼络人心,讨喜得很。



酒足饭饱的丰富晚餐结束后,孝顺小夫妻抢着做收尾工作。林俊杰甚至已经活灵活现田家女婿的样子,厨房里都敢恣意近乎挑衅地逗弄着田馥甄。被林太太怒目而视也完全没在怕的大无畏神情让忙着刷碗的田馥甄只能撂狠话:林俊杰你皮在痒啊不要把泡沫点我脸上你再弄我要翻脸了——毫无任何震慑作用不说,反倒额头鼻子又被添了两笔——林俊杰你真是要造反了是不……忽然的噤声并不是因为客厅传来了母亲的招呼,田馥甄瞠着大眼睛看向放低身子凑近自己的这张狡黠又嚣张的脸,直到再一次被迅即地啄了唇才确认林俊杰大胆地亲了自己两次,等到田馥甄终于记得怎么聚焦视线时,得了便宜的人已经踩着轻盈的步子摇着无形的尾巴去做丈母娘膝下的讨喜女婿了。


林俊杰你真是不要脸——田馥甄烧着两颊把手里的抹布绞得缠绵悱恻,好像之前曾在客厅豪言就是要放闪的另有其人。


清洁完毕甩手施施然走回客厅的田馥甄是没有料到沙发上迎接她的会是这样的场景。


——俊杰你看,这是五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头发都剔这么短,成天跟着她哥哥后面到处蹿啊跑的,就是一个假小子。
——还有这张,是她第一次换牙。我记得是摔了一跤碰到桌子了吧,哭得那叫震天响。
——这张是她十七岁去参加比赛的时候。瞒着我去的,她喔,一贯行事风格就是先斩后奏。不过我看她当时估计没想到自己会拿奖吧,应该就是去玩玩的心态。
——还有这张……


妈你干嘛把相册拿出来啦,展览我黑历史很开心吼!爸你还笑你到底是不是我这边的啊!顾不得林俊杰一脸兴味盎然,欣赏得津津有味,田馥甄拔高了音量抗议,边火急火燎伸手就要去夺家族历史。


无奈田妈身手更高一筹,身旁还两大护法尽心效命,失败告终的田馥甄见状只能为之气结。


喔唷难得拿出来看看有什么大不了的,俊杰也很有兴趣是不是。母亲轻描淡写的态度让田馥甄几近暴走,更有甚的是这三位居然完全无视了她这个大活人,继续有滋有味地回首往事——简直图文并茂,生动形象——配图:田妈,撰文:田爸——偶有田妈记忆含混拿不准的时候,田爸就悠悠出声帮着注解,让田馥甄真是无奈到想说爸你的好记性都用来记载我的不堪往事吗?


很好,这场回忆盛宴看来只有自己是扫兴角色,那你们慢慢看好了我回房。赌气忿忿回了闺房的田馥甄本以为一向识眼色的林俊杰肯定会紧跟其后来哄自己,哪晓得倒是独守着空闺的自己见证了屋外几个来回的和乐融洽的欢声笑语。


——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不幸上真是再缺德没有的了哼!


咬牙切齿在屋内唾弃的田馥甄满心义愤。当然如果此刻有人能和自己一起同仇敌忾的话,田馥甄自觉会更有底气一些。孤掌难鸣,真理都显得心虚。


何以平愤?唯有杜康!


所以客厅老电影放映室散场后动身的林俊杰,推门见到的就是窝在单人沙发上已经微醺的田馥甄。独脚小圆桌上放着的是先前两人去法国游玩时从葡萄酒庄带回的夏布利,高脚玻璃酒杯里盛着的看来是崭新的又一杯——很好,自己这是赶上这第几续杯了?又好气又好笑的林俊杰走近沙发甫一蹲下身子,还没来得及兴师问罪,倒被田馥甄率先抢了话头:喔结束了?欣赏完别人不堪回首的当年很开心吼?你酱很缺德你知不知道!


控诉的食指早就失去了方向,一番勉力的维持最终还是像失事飞机般无可避免地坠落。田馥甄好像真的颇为在意介怀,收回的手都像读得出不甘的懊恼和浅浅的委屈——让林俊杰见她这样只能倾身抱个满怀,到嘴的话颠覆成了无可奈何的温柔:哪是不堪回首啊。明明是宝贵灿烂的曾经,你的少女时代。


虽然右脑已经被麻痹,田馥甄也自知她现在要是被要求走直线绝对会扭曲成蛇行。好在她的意识无比的清醒。听完这话也就窃笑着窝在林俊杰的怀里大度地原谅他先前的不识相。


不生气咯?那林太太你告诉我你到底是多大的本事啊什么时候把夏布利给偷渡回来的?


这位先生,请注意你的用词。哪是偷渡啊!这本来就都是我的夏布利啊,我这叫合法转移自己的财产。看着从自己怀里探出的微酡的俏脸,林俊杰真是佩服田馥甄此刻这一脸义正言辞。她底气十足毫不心虚的样子倒像是自己反咬一口冤枉她了。而看着林俊杰被噎得哑口无言的田馥甄内心得意得要命,像是自己真的是占据正义的一方,小脑袋满足地继续埋进林俊杰的胸口。这方温暖的胸口是她现时今日的瘾,一旦沉进去,就舍不得拔出来。身心都是。




爸妈在外面吗?怎么没有动静?
他们出去咯。外面的雨好像停了。两个人说社区有组织跨年晚会,所以妈就拉上爸一起去瞧。
嗤。
笑什么?
笑你还要岳父岳母给你留空间二人世界啊林呆瓜。
噢是这样吗?那我岂不是得好好把握机会有一番作为,可不能辜负爸妈的一片苦心。
……


强忍着面上的燥热,林俊杰故意若无其事的调笑却没能接收意料中田馥甄合拍的回击,正纳闷要垂首看向怀里的人却被她忽然强势勒令不准低头。




几何形图案的线衫上很快洇出了一大片不规则形地图,林俊杰是凭着胸口湿润的触感才明白发生了什么。虽然有些奇怪,但他深谙田馥甄的禀性,越是穷追不舍的诘问越得不到她老实的坦白,于是林俊杰故作漫不经心地开口打趣:是怎样哦林太太,我还没说要没收你的葡萄酒嘞,你怎么这样委屈?话音刚落就闻得怀里的人破涕而笑,林俊杰总算松了口气。但仍旧贴心地沉默,给足了田馥甄坦白亦或缄口的选择自由。等到感受到一双柔软的双臂缠绕住自己的脖颈,林俊杰的双眼这才对上田馥甄仰起的早已涟涟的俏脸。


指腹温柔地揩去不断从她眼眶滚出的热泪,林俊杰知道在田馥甄未开口前,这样莫名的眼泪都可以理解为田馥甄一贯的“排汗”说辞——身体要排毒,眼睛也要排汗的——就当是她的眼睛得遵从这样的新陈代谢,感官机能循环罢。




所以就是这样了。


就是这样的林俊杰,还有此刻这般早已熟悉的体贴,这番从不追究过问的温柔,他们都要惹田馥甄哭。


还不能张口。田馥甄明白她的嗓子现下一旦开腔,调子就只能是呜咽。她的心口很涨,脑子里的思绪纷杂,她要缓一缓,起码她得厘清所有的思路,才能有条不紊地自白。
——毕竟她要说的话,是那么那么多。多到无论心脏还是大脑,都快装不下。此刻的她像是不会泅水的旱鸭子,挣扎着呼吸头顶那一口宝贵难得的空气。


请你耐心,耐心听我的不吐不快,林先生。



“爸妈真的超过分的,偏偏今晚重温过去。他们就是觉得我现在嫁掉了,好像有了万无一失的保险一样,所以给你看那些丢脸死的过去都没问题了。我告诉你,你现在就算后悔也没用啦,因为田家产出,一旦售出,概不退货。”


闻及此言的林俊杰哑然失笑,没想着反驳,由着被自己抱得紧紧的田馥甄尽情去说。他决不能草率打断她此刻的兴致,因为那样他就要承受失去对他毫无保留的田馥甄这样一个损失。所以他耐着性子仍旧安静抱着她,听着从胸口方向传来的絮絮叨叨。


“我没跟你说过吧,其实我独身时候也常常这样独酌完一个人耍酒疯。大多数时候都是哭,这是必要的排毒和排汗,连Selina和Ella她们两个都不知道的。”


“为什么哭,理由太多了啦。工作压力太大,网上的恶评,记者刁钻的访问,都可以是我哭的理由。毕竟人前我总是一副刀枪不入无懈可击,什么都云淡风轻的样子,他们都恨我这副德行恨得要死吧。可如果他们知道私底下我就是这么脆弱眼泪一旦开闸就真情大放送,大概会开心到开香槟庆祝。从前老是哭,因为觉得自己的心很苦,总是要咬牙承受那些。人前的冷漠和不屑我到底要扮到什么时候,再歇斯底里和崩溃,也只能自己追问自己然后继续掉眼泪。”


“所以,不开心的时候掉眼泪是理所当然顺理成章的。可为什么现在我要哭得像是小姑娘被抢了心爱的娃娃一样啊,如果说是喜极而泣的眼泪,会不会太瞎。”


说到这的时候弥留了短暂的停顿,喉咙里跟着吐出了自嘲的轻笑。好像田馥甄自己都觉得这瞬间的泪水涟涟与其被冠冕堂皇成喜极而泣,倒不如客观点承认就是吃饱了撑的发神经。


再一开口,话题又兜转到其他方向:“Selina结婚的时候,你没去对吧。所以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我当时有抢到捧花喔。然后陈嘉桦就亏我说难得欸田馥甄在哭,其实那下我是真的有吓到,但应该是惊喜的那种吓。我当时就像下意识脱口而出,我是真的很怕自己嫁不出去啊。可是拿到捧花后我就觉得好像有了力量和希望一样,好像老天爷给我立了一个先兆:我一定会嫁出去的。”


“我妈对我真的超严的。像我刚单飞发片的那几年,第一次把头发染那么出格的颜色也是先斩后奏。我们家的家庭教育她和我爸两个人,总是由她唱白脸,绝对不是走温情路线的那种温柔妈妈,是虎妈的那种我跟你说。对我比我哥还要严。就算做艺人她也有门禁的,常常会查我行程那种。规矩多得要命。但我知道她一直都很为我骄傲的,虽然她表面上从来不显得。所以,你知道的嘛,在Selina和Ella都结婚了,就我一个滞销,各种流言蜚语甚嚣尘上,像现在住在这边的一些街坊当初也有背地里叫我剩女的……”


像是无形中筹蓄了另外一个情绪的高潮,颤抖的语调最终只能湮灭,言语该给情感让位。稍显急促的气息费力地掩饰这静寂里被陡然放大的泣不成声,如果此刻有其他观众,在他们看来这显然已经是很完满的一个戏剧高潮。但田馥甄由衷希望她毫无章法的凌乱表述,哽咽的调子都不会影响她中心思想的表达。


“……所以,谢谢你林先生。”


是个突兀的总结。无论如何联系上下文或者情境,这样的结论甚或是感谢陈辞都让人一头雾水。潦草而囫囵,像小说书里该被迫不及待翻过去的一页,等不及再多一秒耽搁的解读。


可田馥甄大概只能这样了。无论这些因果看起来多么支离破碎,连贯不出一个完整的故事梗概,她都无法再继续剖析这份任性的语焉不详。


要从哪一个角度切入,用哪一句话起头,才能够让语言自发地为自己流畅地铺陈。让它们告诉这个怀抱着自己,轻轻拍打着自己,安抚着自己的男人,田馥甄心里翻涌的情浪——这份搅得天翻地覆的庆幸。




先兆的捧花没有辜负它的神圣,守信地圆满了它的预示。
静寂的长夜里不堪重负的泪水都不再有喧嚣的场合,因为青鸟衔了一枚小小的太阳,总是照得心头既亮堂堂又暖洋洋,蛮横地蒸干所有悲伤的水汽。
母亲双手递上的红枣莲子汤,囍字窗花贴成双的期待也都绝了后患的余地。
——所有这些,要如何鼓舌才能清楚地告诉林俊杰呢?





仅仅只是一个也期盼自己会顺利嫁出去,这样不愿为人知的心愿没有落空就庆幸得要命的田馥甄,她都找不到恰当的言语去告诉林俊杰——她的知足,感恩,庆幸——是他的一双手,托住了她未曾落空的“嫁”。


所以她只能这样了。只能蛮不讲理地期冀着这份含糊其辞的言语敲出的孑然的单音遇上林俊杰这样的天才总能水到渠成地赢得共鸣,匠心独运地点化为浑然天成的合音。


就像这个人一贯看破自己伪装的若无其事,粉饰的刀枪不入,掩饰的脆弱敏感,那么他也一定能够读得出自己有口难言的爱吧。


哪怕这份回应的爱脚程慢得发指,教一颗心凭白等候了太久,但终究还是幸运地未曾擦肩错失,给遗憾和后悔任何趁虚而入的机会。






时间踢踏着正步有序地行进,室外传来的烟火声预示着新年已经跃跃欲试,做好了接班的充分准备。台北的街头此刻或许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全世界的人们都摩拳擦掌等不及要计秒倒数,舌苔下压着的新年快乐恨不得立刻就跳出来登台亮相。
可林俊杰第一次觉得,那些都和他无关。
辞旧迎新的喜悦干扰不了他,呼朋引伴的众乐乐也教他兴趣缺缺。他此刻的身心都只维系在自己双臂兜住的这一圈范围内,好像世界似乎也不过这么大一隅而已。


田馥甄能有多难懂?早几年前谁人说过一句“我觉得她不难懂啊,很好懂的”——在林俊杰看来再真理没有了。


所以不需要再详尽的平白直叙,不需要再深刻的内心剖析。读懂田馥甄的林俊杰靠的从来就不是聆听她的言语,她的自白。


一径看透她,明白她,懂得她,唯一发挥其用的只一颗从来都不晓得转弯和掉头的心罢了。林俊杰这一颗专注而死心塌地的“心”。



“耶诞那天凌晨我在新加坡写了一首新歌。比我当年写完《记得》还要快喔——你说我要不要去申请个吉尼斯纪录?demo已经录好了。我打算写成男女对唱的情歌,男声部分的歌词我写好了,现在还差女声部分的,想请你来填,但你最近一直都在忙我没机会开口。这样吧,我先唱一遍,你听听看。”未曾理会抽抽噎噎进入尾声的田馥甄疑惑抬起的视线,林俊杰依旧维持着环抱她在怀的姿势,双眼微阖,唇已经悠悠开了口。


她的眼睛很爱笑
双唇吐露的撒娇
却又常常会跌倒
我的心思全围她绕


oh 她是谁 是谁 究竟是谁


写歌时候想着她笑 旅行时候只爱替她拍照
默契满分 加番茄滋味的吻 她这样的人 让我甘心去等 放不掉的缘分 噢 


没有如果 开花结果 停止等待 维持依赖
我想你是我的亲爱 是乖乖 死心眼放不开
眼睛里 心脏中 都是最初和最终


——噢原来你始终 是我唯一情有独钟




新年的钟声恰巧落在最后一句,像是温馨提示重点该落在何处。嘴角噙笑的林俊杰,看着听完这首歌红着眼眶略略愕然的田馥甄,在后者幡然领悟的意识又要逼出她滚烫的眼泪前终于温柔地凑近,倾覆上她五味杂陈的唇。触感凉,口感有酸,涩,咸,但最终尝出的还是甜。


不需要再多的回应,就如同不需要更多的解释。不用兴师动众口舌,他们的爱始终遥相呼应。


——让我感激你,予我情有独钟,从今往后,什么样的梦都不会落空。
——不必暗自庆幸,不要烦恼言语无用,不会错过,谁教我只能对你情有独钟。


——the end——


*给小仙女,一定会幸福哒

评论(7)
热度(89)
©_Aya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