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yatsuki

你是深蓝色的
你的微笑
像大海深处
无声的波澜

回到顶部

独钟

chapter02 小飞侠有着酒窝


八月炎夏的台北,柏油路瘫软成视线里害了热病的黑色沼泥。田馥甄驱车来到公司后近乎是兔子一样下了车就直奔大门,赶在感应门关闭前的最后一霎嗖地闪身进入内里,像是冷气也好心地拉了她一把。虽说为了演唱会近日一直穿梭在不同纬度和城市之间,但关于热的感知她还是难以清楚辨析一较高下,唯一的心得体会只一个笼统却极之公正的“热”——都燠热难耐,无论岛内还是对岸。然而即便是这样热成毒的日子,她也难免一般人的命运赶来工作——所以谁说艺人的命就好些——她不是也要在伏天里蹓跶着晒瘪的影子来公司混口饭吃。好在之后的录音工作进行得颇为顺利,状态没有被燥热天气干扰。预料今天能够早点收工的田馥甄看着落地窗外尤其早的天色觉得像是白捡了半日浮闲,暗暗在心里给自己规划了归家之后的各种安排,倒是忽略了助理一直在说的话。等到被人走至眼前拍着肩疑问是在偷乐什么刚讲话没听到吧,让你去总监办公室啊,好像有新企划要谈的时候,她抬起头盯着眼前人喉咙下意识跟着滑出了一个干瘪的“欸?”,倒是彻底地对方才的走神供认不讳。


等到谈完所谓的新企划和之后的工作安排,华灯已经慢慢初上了。台北的街头渐渐被晚高峰的车水马龙充塞,鳞次栉比的高楼吐露存储了一天的各色人物,城市似乎也在受难一般的热祸里渐渐清醒,空气里的燠热慢慢褪去,势单力薄的晚风和渐起的喧嚣证实城市又一天的幸存。田馥甄单手支着脑袋看着路口的红绿灯,而从她的车内朝外看去,前方已然是一列可观的蛇形车伍。换做平日以往,她该是同每一个下班工薪族都无二致的心情,骂骂堵车,惦记家里的冰啤,全身每一个细胞甚至毛细孔都在诠释归心似箭——而不是此刻这样——要动用气力去制止身体里那股侧首垂目打量副驾驶上躺着的企划案的冲动。


诚如后来她对姐妹们半是嘲讽半是自我安慰提及的那样:去内地捞金啦,师姐要挣钱养老,师姐可是很红的呢。她几乎有一刹那连自己也信服了这乐观说辞。不然又能如何,生杀予夺的权利从来就不在于她——公司都声色不变地敢于直面先前得罪过的圈内同仁,放手鼓动她参与内地综艺节目,倒像如今可以置信对方言语里的提及都是出于一片真心仰慕全然同炒作毫无干系。那么田馥甄从来没看出自己身上哪里有半点能够为人师表可以对别人一番指教的资质这般深刻的自我认知,在公司看来终究不过是毫无责任感的推搪之辞也就并不奇怪了。所幸艺人是没有绝对的选择权利的,遑论是被公司一手栽培了十数载的苗子。田馥甄比任何人都明白新企划每一个安排的言外之意都抹不开你不要辜负了公司的心血这句,本来嘛,她确实是公司含辛茹苦培养的。或许她唯一可以笃定的是,无论这次再要经历什么莫名又不甘的委屈,她都不要再犯先前签售上落泪的失态错误。


何况时间仍旧宽泛余裕——还有近两个月她才须感受初体验。提升安全系数的砝码还有总监留有侥幸的宽慰:他还没答应要参加啦。也是蛮奇怪的,听说是不打算去。按理说他们那边应该也会收到消息,知道这个节目的嘉宾会有哪些吧。


闻及此言的田馥甄,选择了对总监言语和神情里的意味深长置若罔闻。


如果是墨菲定律作祟,如果迷信冥冥之中,或许田馥甄会对同这个他的相遇更坦然自若一些。本来嘛,也只是听说他不打算来参加,但到底还是重新碰上了面,想来也不外乎和自己同病相怜——斗不过万恶的资本家唯有屈服。那么既来之则安之,这是艺人的禀赋。


只是田馥甄没有想到的是,现下,抱膝窝进酒店沙发的自己,看着窗外这个美丽城市里陌生的水泥森林,脑子里却不住地幻灯片一样一帧帧滑过两次录节目的时间里同这个他的点滴相处。


田馥甄并不明白的是,回忆的走向为何就溯洄至了两个月前,从第一次被告知公司安排开始。是不是只要牵扯到的对象是他,时间的里程就总要延伸甚至拖拉些。毕竟他同自己的瓜葛,举足轻重的便是那么些时间状语。或许就是有了分量可观的时间点缀镶嵌,所以从来都觉得他们的故事乏善可陈,比白开水还要平淡,精彩跌宕程度甚至比拼不过一则三十秒广告的田馥甄,却眼看着它被各路好事者争相津津有味演义了这些年。除却某一两年莫须有的绯闻让采访内容像是偏离轨道一般,否则这个他的名字就像是理所当然般被安插在任何她上过的大小节目里接受过的短长不一的采访当中。


回忆起来唯一能够庆幸的是三个人的团体通告活动里她只要安静当布景,采访中再刁难的问题永远有比她更识人眼色的好姐妹招架。所以在单枪匹马只身出入声色犬马的圈子,入行多年的田馥甄面对记者的长枪短炮甚至夹枪带棍的言辞,也会恍惚觉得像是遭了现世报——果然从前安心举话筒享过的安逸此刻都回应成迟早要来的活该。


好在她一直洁身自好又离群索居,空穴来风的绯闻向来没有生根发芽的沃土,遑论一夕间便能富养千树万树梨花争相竞妍的优渥氛围。十数载的资历里,来来去去反复被提及打趣的也就只这一个他的名字。偶尔田馥甄赋闲在家玩着手机开着电视接收信息更新着脑内资讯的时候,听到对方名字她都会近乎感恩对方这十数载的“不离不弃”——恐怕俗世红尘里最寻常不过的情侣都没他来得这么情比金坚。对啊,是该谢谢他的,客套或真心的欣赏爱慕取悦的不是田馥甄身为女性的自尊心,只是好歹肯定了她作为女偶像的魅力。


那么被取悦的心情里究竟有没有只是单纯作为女生的虚荣心呢?田馥甄对此向来都是守口如瓶。即便坚持不懈如两位好姐妹,攻坚战打了多少年,什么招数都使上了,却从来没从田馥甄这里讨得一星半点便宜。田馥甄面对诸如此类的问题像是毫无破绽的最佳兵法,无论如何都不会失守。而屡战屡败的任家萱和陈嘉桦能做的似乎也只有嘴上占占便宜,对这个他绯闻男友的称号一叫就是许多年不肯改口。


并不是田馥甄耍滑头。要知道外头她叫得响亮的名号是颇丢脸面的田北七,所以耍心眼子根本不是她的强项。不愿说是因为没的说。或者根本是因为无从去说。


偶尔他也会让她空下心来去梳理彼此的交集。这样的情形通常都是在听了他新发的曲子之后。无可否认的是,这是个才情横溢的人。似乎无论多动人的旋律,他都可信手拈来。早在几年前的电台上,自己也曾直言不讳是个很会写情歌的人——并不像田馥甄的一贯作风。要知道田馥甄的自保政策里绝不该出现这样失当的言论——她的绯闻绝缘体质哪是先天浑然,也不过是后天朝夕谨慎地苦心孤诣。


所以话音落了的当下她就像是回魂般清醒了,好像上一秒由衷的赞美是被谁蛊惑了心智。但这个他是匹配得上这一句貌似吹捧的事实陈述。而这样子的夸奖是否能够酝酿暧昧和似是而非的绯闻,田馥甄自信是不会的。好姐妹提及的口吻也在兜转的经年里从最初带着促狭神情的八卦辗转至后来略显不耐的恨铁不成钢:田馥甄你真的很难搞欸,人家喜欢你这么多年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人人都想问田馥甄是怎么去看待这个他。这个在节目里简短地被如此定义的:我叫林俊杰,我生日3月27,我很欣赏你。如果你有机会认识我的话,你会发现我很棒——一个这样的他,似乎仍褪不去略显孩子气的羞赧,性格里的节制有礼一半是因为教养,另一半就该是童稚的催化了。


笼统上来说,这是田馥甄认知里的林俊杰,并不需要花太多心思去看明白的一个人。善于描摹复写的田馥甄脑海里关于这个人的关键词第一时间浮现的也是那个会飞也永远不会长大的男孩子。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形容词就被框定为幼稚。倒不如说佐证了为何这个人写的旋律里总带着几乎不谙世事般对现实的美好期冀——那被别人或者他本人称之为浪漫的情怀。


确实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长相英俊的人,风度翩翩在他身上似乎都看得出生疏。但笑起来的时候却有两颊的酒窝营造声势,或许最大的魅力仍是无论何时都捧着一腔真诚专注地看着你,在这一点上他从不吝啬。也就难怪入行以来赢得的评价都在诸如可爱这般的词汇里兜转了。而这样子的心得如果被交代坦白,田馥甄不难想象自己会遭受怎样的揣测。


事实上她这些年里寥寥的回应早就被看客定义为打枪。她自然也能模拟出对方粉丝对自己一贯高高在上的骄矜恨之入骨咬牙切齿的心情:真当自己是仙女啊是在自以为是什么——这样不屑的言论虽然在逻辑上漏洞百出。但对比这个男人牢记着自己多年前一句客观评价的酒窝会积水里袒露的牵挂,田馥甄这些年的行为在对方粉丝眼里可就远不止不识抬举了。更恶意的指控是她偶尔的礼尚往来也被曲解成欲拒还迎欲擒故纵,真是抬举她的社交手腕。


那如果撇开唯恐天下不乱的闲杂人等,田馥甄自己究竟怎么看待这腔形同离弦之箭般不会回头的爱慕呢?或许一开始她确实没有放在心上,性质上也无非把它定义为恭维,被旁人提及的时候礼貌回一句谢谢他的赏识——她以为事情本该就是如此的。所以到底是她小觑了自己的魅力,还是林俊杰高估了他的耐力呢——不知不觉的蓦然回首,事情就演变成现如今的地步——自己摇身一变就成了一份他人长年累月里牵肠挂肚却永不能开花结果的绮念。




谁要听你回顾历史啊,我们比较想知道的是一个why好嘛——被老婆捏着嗓子阴阳怪气地抢白的时候,田馥甄是有些哑然的。虽然陈嘉桦会贴心地打打圆场:哎呦老婆你也知道馥甄心房很难打进的嘛。可是田馥甄平素里蒙混过关的本事彼时却好像失灵了,按理说接着加滑给的台阶下是再好不过的事,但她却沉默了。或许她也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她就不能去回应这样一份心意。理由是众人猜测的那样,他同自己的理想型实在是相去甚远,又或是更体面且无辜一些的托词:就是不来电嘛——然而这样的解围不论是从谁的嘴里吐出,第一个要跳出来矢口否认的却是田馥甄本人。


如果他对自己的爱慕只是欣赏,田馥甄也可以问心无愧地说对这个人也并非全无感觉。田馥甄颇可以自得地海口她是熟稔林俊杰的魅力的。也看透他性格里捉襟见肘的部分。无论这几年之中发生过什么,现实的进展却已经是眼下两个人要首尾坐在沙发椅上录同一档节目。或许我们都该姑且把田馥甄节目上主动抛出的调侃理解为是她的恻隐和体贴发作,至少田馥甄对自己居然是首先开口打趣的一方解释为林俊杰一见到自己就像舌头被猫叼走的性格是远不能指望他是那个面上先做出冰释前嫌的人,况且“好想听林俊杰唱歌”也是在场众多粉丝的心声,她田馥甄只是顺水推舟作个人情罢了,也算是给自己加点印象分啦——以后她们提到自己的时候骂也骂少点。


可是自己明显让自家粉丝大惊失色的此举抛了出去,回应给田馥甄的却不是她料想里林俊杰羞涩到不知所措的脸。反而是接收到了对方笑得皱在一起的五官这样一个表情——倒像是自己成功地讲了一个多有趣的笑话。有那么一瞬间,田馥甄内心是怔愣住的。她不难设想粉丝们将如何诸般猜测她的言行,毕竟田馥甄一直都擅长明哲保身,就算是为了节目效果的“陷害”,也不应该是田馥甄去主动犯险。甚至如果可以,他和她彼此都该将装傻进行到底。老老实实做足视而未见。


思路沿着这个方向追根溯源,便又失控般拉扯出诸多细节。而现在的时间不消多久田馥甄就要同破晓的天色打照面。虽然她是个夜猫子,但录节目录到凌晨三点多才结束,连她这样的熬夜老手也在后半期的节目里双眼忍不住迷蒙失焦。暗暗内心读秒盼着收工然而真正结束回到了酒店却又像谁轰走了她的睡意,让她茫然沙发里窝着看已经慢慢褪色的夜。


所以是谁呢?是巫启贤吧。前辈的歌果然就是不同凡响。所以害人失眠这个锅就你背好了。田馥甄想到这里几近自暴自弃般将脑袋埋进了双膝之间。


可是脑海里的画面却都是被数倍放大的局部细节。修长的拨弦的手指,专注到虔诚的双眼,吐露天籁的唇,和一直缭绕在脑海里像是根本就不打算散去的歌声,它们拼凑出一个林俊杰——让此刻的田馥甄不断反刍回味着,熟悉又陌生,让她心安却又更心慌的林俊杰。



田馥甄当然知道这个人到底有多么惊为天人的歌唱实力。似乎她最不加掩饰的就是关于他现场演绎实力的肯定。她自诩自己早就对这样的魅力因为熟知而免疫,可现在的自己脑海里却不断轮回播映着演唱时他将那双眼神投递过来的画面。那不是田馥甄所熟悉的眼神,少了她司空见惯的一对上自己的眼睛就忍不住要探头探脑的羞涩,相反是坦荡磊落的坦然。而那个眼神也并没有停留太久,像是不经意拂过的风,只是恰巧经过而已。


再将这几次节目录制里的蛛丝马迹整合,田馥甄似乎才意识到,她究竟错得有多离谱。旁人都想问为何她让一份心意悬空冷置了那么久,或许缘由远非那么复杂。并不是田馥甄无动于衷,事到如今可以坦承的是,她不知道要如何让留于最浅层面的欣赏生长下去,长成一份根深蒂固的喜欢,而不仅仅是心动。或许就是因为她傲慢地自觉看透了一切,上帝视角俯瞰的结果是妄自尊大地笃定她与他并不能萌生并维系一段情感——林俊杰给出的信号一直断断续续,可田馥甄却迷信日久生情。


她的理智永远最先让热情触礁,矛盾的是感情上却又奉行着近乎天真奢侈的准则——想要和爱人永远相看两不厌——如果躺在身旁的那一位不能够像是宝藏一样足够她一直源源不断发掘新的风采,起码也不应该只有那么一点轻易就能被解读的单薄魅力——像是一句小飞侠有着酒窝,不费吹灰就精炼出准确妥帖的梗概。


所以田馥甄果真是活该要好好地消化着此刻闪身露面的冷不防,就为这份狂妄的无知。她到底是等得乏了还是低估了林俊杰,不然为什么最简单的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个道理她却看不透?她凭什么就那样笃定这个男人面对自己依旧全无长进?现如今看来,林俊杰又何止突飞猛进,或许早已脱胎换骨,周身充斥的都是田馥甄所陌生的气息。


糟糕的情形若止步于此田馥甄或许还能慢慢释怀,自我开导,在往后的人生路上更虚心而深刻地活。眼下瞠目观望天花板的她,更想破解的是自己内心愈发芜杂纷乱的情绪。第一次录节目时如预料般横亘在彼此之间太过明显的尴尬还历历在目,即便后来看了播出的节目证实了这个人对自己仍存有隐隐的关切,只是角落里暗自不自在的自己垂首玩手机掩饰落寞,却错过了他转瞬即逝追随过来的目光。也仅仅如此了。


没有谁活该一直注视着谁,世上从来就不存在理所当然的爱慕。田馥甄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她虽说骨子里有乖张和跋扈,但也从没想一辈子霸占别人的心绪。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厘清了起承转合的现在,肺腑里翻腾的情绪像是将浑身的力气都蒸发,让她不得劲又近乎惶恐地看清了一个事实。


此刻她的心情,怕是叫失落吧。


——TBC——

评论(1)
热度(35)
©_Aya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