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yatsuki

你是深蓝色的
你的微笑
像大海深处
无声的波澜

回到顶部

独钟

依旧是存档



chapter 01 休眠的火山

莫艳琳老师给出了和自己不谋而合的建议时,林俊杰内心是暗暗叫了好的。后知后觉在他身上倒确像是白羊座冲动血性的后遗症——等意识到同其他三位导师甚至是另外那位当事人本人都意见相左只有自己高声唱了反调,再想推翻先前的言论已经没有了任何转圜的契机。

可是林俊杰是记得的,来这个美丽城市进行为期长达月余的所谓音乐竞技节目的录制的初衷,当他确切得知了这档子综艺会有什么甲乙丙丁参演的时候。

但好像很是该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是,一开始他就当下回绝了。

对着老总写满不可置信的脸面,林俊杰感到好笑的同时却略有些其他的情绪五内作祟。没错,他听到了老板说的那三个字,那个人的名字。那个女生的名字——或插科打诨或开诚布公地出没在他入行十几年的大小采访中,有意或无心地频繁被提及——虽然这两年确实近乎销声匿迹了。可是大众对这档陈芝麻烂谷子般古旧暧昧的兴味,或许仍旧是存着一星半点的。不然为什么就连自己的东家,此刻坐在桌子后的男人,神情里商人特有的警觉性褪去了些许,却还是露出了满腹狐疑——林俊杰是在这个时候才彻底明白了同田馥甄暧昧十数载里对方或许会遭受的不便甚或难堪——虽然似乎渐行渐远的这两年他对自己早就作了醍醐灌顶的开解:无外乎是彼此不来电,无外乎就是那句被唱在歌里的“有心人怎么都看不对眼”。可是相比以往那些仍旧略显不甘忿忿自怨自艾般的自嘲,此刻的他才切实站到了另外的立场,由衷体会到了另外的一种心境——原来。

原来,是谁人都依旧觉得田馥甄仍是林俊杰的七寸和罩门,是不可跨越过去的坎,是软肋,是弱点,是妥协。

那是不是也可以说是个把柄呢?

不然眼前的老板为何一脸出乎意料的惊讶,似乎怎么都不肯置信自己斗胆拒绝了这个邀约。将“Hebe田馥甄也会参加”颠过来倒过去反复言明好像生怕自己听岔。林俊杰甚至都想好心回句我听清楚了。可面上却只是坚持先前的决定:不打算去,不想去。

——不是有老萧嘛,老萧去就好了吧。我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长期性的综艺节目啊,相比较的话老萧个性活泼又会闹气氛,唱功也是一流,他更适合参加这种节目啦。

口口声声是这类的说辞,林俊杰自觉这是个颇上得了台面的回答。至于绕过了敏感词田馥甄也不过是他自认两人似是而非的暧昧喊话早就比昨日黄花还要更恍如隔世了。“避嫌”这类的托词是要真正有些板眼的猫腻才要动用的。而“林俊杰田馥甄”这样子的关键词搜索放进谷歌或是百度搜索引擎里,都掀不起水花。

“我不管你到底怎么想的。总之你跟萧敬腾都要去。这关系到公司今年签的新人的发展计划。不想去也得去。”

只是抵抗最终还是难免徒劳。老板收起了那副怀疑脸色到底下了最后通牒,言语听来虽有些气急败坏,性质上的不可驳回却很昭彰。 

而林俊杰在走出办公室回到车上时,都想把自己满脑子的情绪整理分类筛选清楚——究竟这杂陈的情绪里有没有一个叫窃喜呢?他不知道老板是不是就如同现在不再追问他同她干系的众多娱乐圈同行一样——买账信服了他溃败窜逃扬言过的放弃说辞。或者揣测更带着些恶意:被打枪这么多年也是要学着有点自知之明了吧。古人说强扭的瓜不甜啦,这点道理很难懂吼?

——诸如此类的,甚至更恶劣的,五花八门的言论,林俊杰都不陌生。

车子在路口打了个弯,缓缓驶不过五百米就进入了小区。熄火关门后林俊杰检查了下随身带着的东西便朝家走去。

他想他至少学会了克制以往近乎天真的口口声声,无论现如今他近乎偃旗息鼓的爱慕追求行径被外界解读为移情或者迟敲的退堂鼓。

其实还蛮不错的,既然我们无嫌可避——毕竟我还是参加了节目。虽然彼此的名字重叠在一起难免要引人猜测纷纷。但如果可能的话,仍旧想坦白,不参与与你无关,参与更与你无涉。但我想你还是希望我不要作过多解释吧,毕竟你早就教过我这些。

入秋的台北傍晚,美得沉静而喧嚣。林俊杰在走进大楼前对着天际那片绯红心潮起伏。

可无论是怎么去缄默甚或毫无动静,第一期节目播完后,一时间两个人的名字还是有了近乎卷土重来甚至死灰复燃被提及的声势。助理工作人员甚至是看完节目的朋友,都像是找回了情绪里的促狭反应,往往打趣的时候还要再加一点嗔怪——什么嘛,还以为你小子移情别恋另有所属了嘞——而被这么怪罪的林俊杰自己却要莫名好气又好笑。虽然这几年他确实慢慢学会了这个圈子见风使舵看图说话甚至自说自话行径的真谛,但每每经历时仍不免像是没见过世面一样要错愕一番的——人们觉得他的沉默就是移情别恋,人们觉得他同另外一方的视而未见就是老死不相往来恩断义绝。

而现下节目里自己里一些寻常举动就被解读为余情未了。当然,林俊杰自知这话说得太避重就轻显示公平。他当然也察觉了网络上自称路人的网民被他和她多年纠葛圈粉后的说辞:无论怎么看都还是在意Hebe的啦。

——现场录制的别家粉表示林俊杰一直都有在偷瞄田馥甄啊。

而那些言论总结起来总是脱离不了这个中心主题。

相比较网络上渐渐要甚嚣尘上的关于他对她仍旧欣赏亦或爱慕的讨论,林俊杰本人倒并不觉得这值得大惊小怪。相反更觉好笑的是,他从来没有开过记者会一般郑重其事坦白他不再寄情于这个叫田馥甄的女人。但眼下所有人都似乎在暗暗为他仍旧在持续的单相思叫好——一份旷日持久的单恋都要被渲染歌颂成浪子回心转意——还能更讽刺些吗?

林俊杰第三次将视频上节目的进度条拖到自己面对游刃有余演绎别样风格摇滚歌曲的田馥甄,情难自禁歪起的嘴角,脸上的表情彻彻底底呈现出一个得意非凡时,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自己眼底倾泻出的自得,嘴角兜不住的笑意,林俊杰内心的情绪酝酿几番竟成了恍然——原来,我看着你,欣赏你的时候,居然也会有这么有底气的样子。

林俊杰很清楚唱着黑色柳丁的田馥甄,之所以让自己袒露出那样子的表情,究其根本是因为自己内心的笃定在众人面前得到了证实:这个女生,像自己信心满满预料的那样子,对于这类风格的歌曲驾驭远超乎熟练。林俊杰在自得什么,不过是他自诩看透的田馥甄的魅力,在众人面前得到了展示。台上驾轻就熟表演挥霍魅力的田馥甄赢得了包括身边几位导师泄露惊喜的呼叫,遑论作壁上观看表演的各类粉丝,都被她收买得服服帖帖。可是林俊杰的笑意却是了然于心,对比那些近乎无知又显得意料之外的惊艳和赞叹。

他的目光毕竟一直做了这个女人十几年的追光了。所以慢说田馥甄的一颦一笑,田馥甄笼络人心的把戏,所有的所有,林俊杰都太熟悉了。闭上眼似乎都能在黑暗的视界里模拟出她巧笑嫣然的俏脸,嘴角上扬的弧度,挑眉或是带着嗔意的怒目而视,林俊杰都太了解了。

——他执着跟随的漫长而单调的追光下的舞台上似乎一直就只有这一位女人,只能有她一个一样。

而就是每每提及田馥甄究竟有何许魅力时自己简直要当仁不让如数家珍的没出息情态,被自己最好的兄弟盖棺定论为活脱脱一个脑残粉的德行。或许林俊杰在一开始的最初也确实只是抱着这样子的念头,默默地为这个美好的人打一辈子无名的追光,做心安理得痴情绝对的脑残粉。

如果没有那么多年无形累积的跑通告时后台的擦肩而过,他没目睹过她屡次三番总学不会教训的跌倒,也不曾在人群外的角落里看她和好姐妹一起与同行插科打诨——其实多半只是作为捧场哗众取宠少之又少,没有听闻过她面对言辞不善的记者近乎呛声的直言回击。

没有体会得她恬然和刚烈揉于一身的冷静兼之热情的禀性,林俊杰或许就不要把田馥甄惦记在心口,旧房间一住就是十多年。连同回忆里斑驳泛黄却总显得熠熠闪光的零丁评价:“酒窝会积水”“才华这方面是一百分了”“唱现场欸,太棒了”“给你一个捆定”——无论何时都能从他记忆的冥想盆里被迅速而精准地打捞出,反反复复又乐此不疲。

比喻起来的话,她就像是休眠的火山。你以为冰雪就是她的一切,难以接近高高在上就是她的一贯。所以凡胎肉眼是察觉不了田馥甄巧妙的障眼法的,就像他们没法看到这个女人骨子里灼热得要将人炙伤的热情。那里埋着她的天真烂漫,不计后果的疯狂和野性,颠覆绝对打破常规的叛逆反骨,以及宛若二月早樱的温婉柔情。

林俊杰看得太明白了,田馥甄的魅力这道题他可以解得比谁都好都漂亮。或许就是太谙熟于心,瞻前顾后的十数年都是一腔欣赏作了粉饰,再爱慕也死认谁能凭爱意要富士山私有这个道理,老老实实做情怯人。

所以人们为何要大惊小怪呢,林俊杰确实不会再大张旗鼓耿直如同天真对于记者朋友有问必答,假使提到田馥甄,像总是不忍隐瞒只有坦言才能以表忠心一般。他依旧是个傻子,某些方面如同自白过的那样,无论如何学不会。

所以他泄露出的马脚也好,被抓包的偷瞄也好,欲盖弥彰整理了一遍又一遍的言辞也好,无论如何它们如果都指向他一如从前爱恋着这个女生的结论,林俊杰也不会口是心非矢口否认的。他天性里的乐观或许也可以被挥霍至此,如果他花了十多年去喜欢一个人,像是不知变通和转弯的傻子,那你们也一定要宽容地给予他足够的时间去释怀和放弃。

他的爱不知什么时候成了古井无波,却仍未干涸。真心的爱慕,假意的欣赏,经年累月锤炼成了不是本能也起码是积习。

所以他怎么可能一蹴而就功成身退呢?即便是面对田馥甄本尊,林俊杰也会在表层的尴尬褪去后依旧会为这个女孩子奉上最真诚的笑眼和最初又最真实的心悸。


评论(18)
热度(43)
©_Ayatsu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