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有多爱这首歌,就不赘言了。

很有画面感和故事感的一首曲子。而且是他第一次尝试的风格。

其实梦声我一直都很希望有人能挑战这首。

如果写故事那就肯定逃不开十里洋场大上海了。

*****

跟着父母从南洋归国返沪省亲的林家二少爷,新近心里颇不宁静。

从小定了娃娃亲的世交家的二小姐,当着两家父母和他的面,拒绝了和他的婚事。

二小姐芳龄双十,还在读女子大学,英文和法文都讲得不错。她相貌清丽,身段婉约。二少爷刚回国那天,在她家院子里看见穿了阴丹士林校服下学的她推开雕花铁门,人还未进家,声儿倒先急急地唤家里的娘姨,说是和同学约好要去赶六点场的电影,晚饭随便对付过去即可。

她一口沪白听在耳里甚是清泠,向来国文造诣不深的二...

Hello,Kitty

有没有好心人愿意给这个几百字开头,提供一下后续展望。本人年纪大,已经忘了当初为什么要写这个……


01

二十九岁生日过完的第三天,林俊杰同交往了三年的田馥甄分了手。

和田馥甄分手后的第三天深夜,林俊杰拣回了一只瘦骨嶙峋腌臜不堪,花色是黑白灰的小猫。

当时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还没有名字。带回家的第四天,林俊杰像前三天一样给它喂牛奶,心里的忐忑在小家伙不知是扛不住饥饿还是终于对林俊杰卸下设防,狐疑却终究慢条斯理地舔起了牛奶时烟消云散。它的吃相斯文而优雅,全然没有流浪者狼吞虎咽欠讲究的用餐陋习,更不见三天未进食的饥肠辘辘,气定神闲而从容不迫,心安理得又熟稔地享受林俊杰的伺候。

见它终于进食林俊杰长松了一口...

小道士奉师傅之命下山收妖。

然而小道士快满弱冠之龄,从没出过山。平日里见得多的是几个师兄弟。所以第一次出门,心里不是没有惴惴的,他可不想出师不利。

话虽如此,但小道士心想自己成日里朝朝暮暮对着师傅给的周易五行和八卦经典看啊看,学了一堆理论,真动起刀枪来,不至于太难看的吧。

师傅说妖怪蛊惑人心诡计多端,你要小心。
但师傅没说十七岁的青丘小狐妖这么美的啊!
小道士没想到自己下山才不过半个时辰,就遇上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妖。

看着跟前把玩着发梢,边挑衅地看着自己的狐妖,她的湖绿色裙裾像她嘴角肆无忌惮的笑一样招摇,小道士突然觉得委屈,他缺的原来是在女人这方面的见识啊。

小狐妖老是欺负他。
不理她,就拿石子丢他。
走累了就自...

寻欢

https://shimo.im/docs/G1BaJz1VJ8wGBRue/


毕竟是第一次开的车。这篇电脑里没有存档,找了半天翻出来TXT。存个档。


盲目

“我好惨,一个奖都没有哎。害我妈还自责是不是因为带上她的缘故才一个奖都没拿到。这怎么能怪她,反而应该怪我,走红毯那么风光,回去却黯然神伤。让她好没面子。”

“你什么时候变怀秋那套多愁善感?庸人自扰。要比惨,我才惨吧。”

“你怎么了?话说回来,你不是田大仙体质,昨晚押对几个?你说实话,就算你买医生歌王我都撑得住。”

“……林俊杰你真是没良心。你老妹她们就开心咯,我包一个月下午茶……”

“哈?到底怎么回事?”

“还说……都怪青峰他们啦,把我拉进那个群,一个不干正事专门不务正业的非法组织。”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

“就他们之前在押金曲奖啊,然后让我也跟他们一起买。输的人要请喝咖啡。你妹和老婆就更是敲竹杠,说她俩...

情人知己

新的挑战。明白了一个道理:第一人称才是ooc的根本原因。


为什么又发(kai)疯(keng)?可能因为有关异性间是否存在纯粹友谊这个话题我有不重要废话要港。






*难怪曾说出不能成为知己的

 怎么可能相恋



【part one】


当我回过神时,才发觉自己并没有听错,眼前的主持人方才确是提到了JJ这个名字。
似乎是察觉到我表情里的脱节,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又问了一遍。


那你第一次来红馆开唱,有没有向老友林俊杰取经?或者他有没有给你点建议?……他应该会来看吧?


我知道工作时应该全心全意地专注,入行十多年虽称不上拼命三郎,但起码的敬业爱岗我还是达标的。...

隐情

一版。待校。这章字数居然double了,可想而知有多少废话。【。因为拖太久草校后就发了。其实也是我前面看太多遍实在不想再读了😤。


感谢曾经老年机上也没有放弃过我(的文)的朋友。THX。


03

中学会考结束那年的夏天,一直是田馥甄读书岁月里最不寻常的一个。有关那个夏天的记忆,她依旧能清晰分明毫不费力地在十年业已过去的现在回想起来。


那实在是令田馥甄难以轻易忘怀的一段光景,——即便回顾起来并不见得津津有味,饶富兴致。光是她在骑车回家的路途中不慎摔倒在地导致小腿骨折,从而打了整整两个月的石膏,拄了一个多月的拐杖这段新鲜经历,就够得上刻骨铭心。


何况十年过后的现在,眼下...

隐情

02


窗外的雨落了有一阵子。


本周天气预报发布的一周气象也都是乌云缀着雨点,似乎九月会在雨水中收尾。这一阵子雨下完,炎夏里残留的燠热干燥想必都将一洗而净,该是道天凉好个秋的时候了。


平素嘈杂忙碌的办公室现下空荡安静得很。偌大的空间里只田馥甄站在影印机前复印文件的身影。

近日南部正巧在举办本地知名文学奖评审会,杂志社的泰半人手被总编温耘亲自带着南下采访去了。除了手里还有其他要紧事项需赶的Kathy,以及要和出版社敲定下月刊最终样本的田馥甄外,整个杂志社可谓倾巢而出。至于大四开学不久的俞薇微,比之几个月前的暑假里富于大把时间来杂志社点卯,眼下的主要精力自然放在了新学期的课业上,...

隐情

听歌产物。依旧一时冲动。写到什么程度再说。

人设依旧毫无新意。故事依旧老套俗剌。

旧情复燃设定。(所以到底是写了二人分手【。当突破啦【。)

***


岁岁年年的飞奔 役役营营足印/当你走得远远想不起初吻

几经波折二人又再见了/几多牵挂二人说不出口不紧要



生生世世又是谁 挥都挥之不去

始终有你栖息于心里。




01

入社三个月的新人这个礼拜一直情绪高涨,神采奕奕。好事者告诉田馥甄对方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口中向来只闻其名的男朋友即将学成归来,周五便可抵台。

闻言的田馥甄从本月待审的稿子里抬头,看了眼偌大的办公室中穿梭在芜杂文件堆里整理资料的话题当事人身影。虽说干活儿的手脚远未及利...

只爱陌生人(完)

当我需要的只是一个吻/就给我一个吻/我只爱陌生人


https://shimo.im/docs/47g952z4TJ8oFW6b/


石墨说文件违规,不能分享。


#你就当为净网做点小牺牲吧🙃


你是深蓝色的
你的微笑
像大海深处
无声的波澜

© 潺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