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深蓝色的
你的微笑
像大海深处
无声的波澜
 
 

据说其他诸位歌手都老实遵循一前一后打着体统照面相继离场上场。


所以当天后天王偏偏不随波逐流打落看客期待各走各,你实在不免恶意揣测他们是在摆身份的谱。好歹为王为后,最好是互不买账各自为政,当一切是名声作祟。


是很好的迷局。成功地又一次明修栈道,如果另外一位始终做戏不老到的天王也能够一以贯之,而不是跟着后面学舌,——强调舞台的独特(天知道可聊的话题怎么就那么局限了呢),他们苦心孤诣暗度的陈仓便始终雾里看花。看客狐疑到底又如何呢,究竟没有真切的把柄。


我当然是一贯做最坏打算的。我当然也认...

01 Dec 2018

。我应该去摆卦。


所以谁还记得泳池play🌝。

21 Nov 2018

就深夜听还蛮适合讲个悲剧故事的。


等得够久,等得兴味丧尽,等得乏,等得累,等得想说随便吧,一切早已都无所谓。


cello是我最爱的乐器,夜里听来像低吟,也像心事的呜咽。


其实只是太多情感自我陶醉,似乎唯有这样表演这样浪费。


想追究哭的契机,理由,扣下情绪扳机所有窃窃的作祟,可半点蛛丝马迹也找不到。徒劳,挫败,自我嘲笑事到如今。


事到如今。所以又是何必?


事到如今,寥阔的茫然心绪,烟波浩渺一般,看不清去路,也找不到归途。


只是。只是还有只是。只是事到如今仍有不甘心的好奇和追问。


我可以问你哭的理由吗?


不是畏惧于将疑问的解答朝着不堪接...

 
20 Nov 2018

唱了最爱的天王的另外一首歌。


前奏引用了最爱的巴赫的这首曲子。


非常非常圆满。


我会庆幸他是巴赫的信徒。

但也玩味一个情迷肖邦,一个拥趸巴赫。


如果故事始终要有三个人,似乎故事必须总是三个人。

27 Oct 2018

关于我有多爱这首歌,就不赘言了。

很有画面感和故事感的一首曲子。而且是他第一次尝试的风格。

其实梦声我一直都很希望有人能挑战这首。

如果写故事那就肯定逃不开十里洋场大上海了。

*****

跟着父母从南洋归国返沪省亲的林家二少爷,新近心里颇不宁静。

从小定了娃娃亲的世交家的二小姐,当着两家父母和他的面,拒绝了和他的婚事。

二小姐芳龄双十,还在读女子大学,英文和法文都讲得不错。她相貌清丽,身段婉约。二少爷刚回国那天,在她家院子里看见穿了阴丹士林校服下学的她推开雕花铁门,人还未进家,声儿倒先急急地唤家里的娘姨,说是和同学约好要去赶六点场的电影,晚饭随便对付过去即可。

她一口沪白听在耳里甚是清泠,向来国文造诣不深的二...

30 Aug 2018

小道士奉师傅之命下山收妖。

然而小道士快满弱冠之龄,从没出过山。平日里见得多的是几个师兄弟。所以第一次出门,心里不是没有惴惴的,他可不想出师不利。

话虽如此,但小道士心想自己成日里朝朝暮暮对着师傅给的周易五行和八卦经典看啊看,学了一堆理论,真动起刀枪来,不至于太难看的吧。

师傅说妖怪蛊惑人心诡计多端,你要小心。
但师傅没说十七岁的青丘小狐妖这么美的啊!
小道士没想到自己下山才不过半个时辰,就遇上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妖。

看着跟前把玩着发梢,边挑衅地看着自己的狐妖,她的湖绿色裙裾像她嘴角肆无忌惮的笑一样招摇,小道士突然觉得委屈,他缺的原来是在女人这方面的见识啊。

小狐妖老是欺负他。
不理她,就拿石子丢他。
走累了就自...

03 Aug 2018

寻欢

https://shimo.im/docs/G1BaJz1VJ8wGBRue/


毕竟是第一次开的车。这篇电脑里没有存档,找了半天翻出来TXT。存个档。


03 Aug 2018
1 2 3 4
© 潺涓 | Powered by LOFTER